第七十二章没事多抱抱他 第(1/3)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温阮小心翼翼的敞开自己胸口的衣服,露出里面被包裹着的毛茸茸的一团,但现在小狼崽子的状态并不好,脑袋无力的往旁边耷拉着,眼睛紧紧的闭着。

前阵子秦末受伤的时候,温

“他早就应该回妖界闭关的,在这里拖了这么久受不住了,连人形都维持不了了。”楚赆叹了一口气,封焱为了温阮留下来,总算是把自己最后一点灵力给耗尽了。

“嗯?狗狗死了吗?”温阮听不懂楚赆的话,哭着又问了一遍。

楚赆犹豫了一瞬,但封焱这个样子不能等,他还是走过去拍了拍趴在书案上睡觉的沈渔年。

本来脑子就傻乎乎的,温阮紧张的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他从秦末身边的缝隙里钻进去找楚赆,一边喊着。

温阮把怀里的一团给他看,还在抽泣着。

“阮阮?”一听到阮阮在门口哭,秦末也有些心急了,立刻向着门口跑去。

这几天沈渔年一直在没日没夜的翻医书,容仓虽然也在帮忙,但他不懂医术,看的太慢,主要是还是沈渔年在看的。

楚赆清楚温阮一根筋的性格,只能一手牵过秦末,带着温阮三个人一起上楼去找沈渔年,这时候大概也只有沈渔年有办法了。

楚赆抬了抬下巴,指了指眼眶红红的温阮。

“封焱灵力耗尽,又变回原形了,你可有法子帮他一把?”

刚刚气氛正好,楚赆的身体里早就起了火,温阮忽然过来但他身体上某个地方还是压不住,又不好给温阮看到。

楚赆摸了摸他的头:“没有,他只是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醒。”

“应当是封焱出事了,阮阮在门口哭呢。”

所以楚赆刚刚让秦末过去开门,他背对着门口,勉强把抬头的地方压下去,转身温阮正好走到他面前。

温阮的声音,带着哭腔,楚赆自然是感觉到应该出事了,手上的动作一顿,立刻把手从秦末的衣服里拿出来。

楚赆凑上去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拍了拍他的屁股,把他从自己的腿上推开,站起身来。

“小师叔,狗狗,狗狗坏了。”

温阮摇摇头,固执的重复:“要焱焱。”

“楚师尊,近来沈先生一直在为我的事情看医书,太累,刚睡着了。”

敲响了沈渔年的房门,开门的人却是容仓,楚赆走进去,在房间里巡视了一圈。

但是过了一会,温阮低着头,还是小声的道:“阮阮要焱焱。”

温阮也适时的挪动步子向前,小声的喊了一句:“阿年。”

“怎么了?你又来干嘛?”沈渔年揉了揉眼睛,每次看到楚赆准没好事。

抬起已经蒙了一层水雾的眸子看向楚赆,秦末的声音带着一丝动情后的沙哑,糯糯的喊了一声:“主人?”

沈渔年快速醒过来,睡意朦胧的看了看身边的楚赆,抬起身子,把背上披的容仓的外衫拿下来,抱在怀里。

楚赆:“他暂时变不回来了。”

楚赆也不啰嗦,用指尖上的一点灵力探上狼崽子的眉心,过了一会才收起灵力,拿开手指。

书案上放了一发摞的书,书后面隐约能够看到一抹浅蓝色的衣角,沈渔年被书挡着,没有动静。

得到楚赆的答案,温阮才总算是停止了哭泣,眸子含着泪,看着怀里的小狼崽子。

温阮还是哭,眼泪顺着下巴不停的滴落下来:“阮阮怕,狗狗,狗狗又不是人了。”

秦末也心疼的厉害,柔声问道:“怎么了?”

“这是妖王?他又变回小狼崽子了?”秦末看着这小狼崽子的模样,当真是跟死了一样,但他还是理智的用手指放在狼崽子的鼻子下面试了试,然后松了一口气,“没死,应该是睡着了。”

“末末。”温阮哭的肩膀一耸一耸的,“狗狗,变成狗狗了,好像死了。”

因为有结界,门外的声音,秦末听不到,他正被撩拨的有了感觉,楚赆却忽然手了手,他有些不懂。

一把打开门,温阮的脸颊上面带着泪,哭的眼眶跟鼻头都红红的,正有些无助的站在门口,看着分外的可怜。

在他的印象里,小师叔很厉害,所以小师叔说的都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