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末末被虐打 第(2/3)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秦末没听到懂顾君漓在说什么,他只是怕,紧紧的缩着身子。

“对啊,一只灵智都未开的小狐狸,都要从我怀里挣脱,扑到楚赆怀里,我就那般不堪?”

在大殿上小狐狸公然咬了他一口,扑进楚赆怀里的时候,周围还站了不少的人,目光就仿佛是耳光一样打在顾君漓的脸上。

走到门口,楚赆的脚步忽然一顿,房门开了一条缝隙,但结界还在。

所以顾君漓这些天一直在房间外徘徊?有寒意从秦末的心底慢慢的升起,他全身都有些发凉。

顾君漓的目光又渐渐的冷下来,他往周围看了看,最后定格在一根长长的树枝上,他走过去捡起来,然后一下子挥到秦末的身上。

秦末终于可以呼吸,他用尽自己的全力,挣扎着往后退,一直退到墙角退无可退的时候,才停下。

明明说好早点回来的,结果又拖到现在怕是自家那只软乎乎的小家伙又少不了一场抱怨了,还是要好好哄哄才好。



楚赆又大步出门,径直去了温阮的房间,小狐狸在这里相熟又敢暴露身份的人就只有阮阮了。

温阮的房间里没有光亮,楚赆以为那小狐狸应该是睡在这里了,但他推开门,看到床上的人怀

秦末微微摇了摇头,顾君漓又“呵”了一声。

他承认楚赆强,但他也会很快强大起来的,他不会永远都背负着“不亏是楚师尊弟子”的声音,他一定要证明自己,他强不是因为任何人,只是因为他顾君漓。

手不自觉的松开,小狐狸吧唧一下子掉在地上。

“我怎么会问你呢,你不过就是楚赆养的一只灵宠,说不定灵智都未开。”

前爪去扒拉开顾君漓的手,但他的爪子太短了,够不到,他无能为力。

顾君漓看到小狐狸的眼睛,不知道为何想到了那个光一般出现在他生活中的小少年,他的身子猛然僵住。

这一刻他无比的庆幸楚赆一直在房间周围设了结界,但又想弄死作死的自己,他怎么会无聊的想要跑出来呢?

他也是因为最近弟子们都分散在城中各处寻找妖物,没人会注意到他才会过来的还是要快一点回去。

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他脚步有些匆匆的往房间里去。

最近有弟子发现了魔物,也不知道有人在修魔功,还是有一股魔气作祟,最近越来越多的妖,开始杀人,而且杀得大部分都是灵力低微的修士。

许久,顾君漓打的有些累了,地上的小狐狸奄奄一息的趴着,动都不会动了。

他推开门,往常应该早已经躺在床上睡着的身影不在,床上空空如也。

一滴泪从秦末的眼睛里流下来,划过他脸上红色的毛毛留下一道水渍。

他皱了皱眉眉头,莫不是那小家伙,等不来他,出来找了?

顾君漓才随手把树枝一扔,又走出山洞。

秦末只感受到一阵剧痛,他忍不住叫了一声,然后又往后缩,但背后是墙,他根本就没地方躲。

尸体无一幸免的在第二天变成了干枯的模样,楚赆一直在让人查,这次好不容易有一些线索,可是去了还是扑了空。

又是一树枝抽下去,小狐狸又发出一声痛呼,顾君漓的心中却莫名觉得有一点点的痛快。

秦末这才迷迷糊糊的反应过来,顾君漓说的好像是他,自从他的狐狸尾巴跟狐狸耳朵收不回去之后,已经有许多天没有出门了。

顾君漓过了一会才回神反应过来,看向地上的小狐狸又慢慢的向着它走过去,刚刚脸上的阴沉消散了一些。

顾君漓又继续道:“许多天了,他再也没出过房间,我去试过房间有结界,我进不去,也听不到声音,但店小二说,房间里要了两个人的饭,你知道他在干什么吗?”

他忽然开口道:“他不见了,已经有许多天不见了。”

胸口被闷的有些疼,脑子也因为缺氧也有些晕晕的,秦末觉得自己大概会死在这里,可能尸体都不会被楚赆发现了。

紧紧的贴着墙,低低的呜咽出声。

被楚赆抱在怀里的小灵宠也不过如此啊,这么久了竟然有一点灵力都没有,还不是被他随意的虐打,甚至随时可以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