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以后这种事早中晚各一次?

    上完一上午的课,温阮一下课就往茶室跑,刚进门就看到被楚赆压在桌案上用力吻着的秦末。

    温阮一愣,然后立刻跑过去,一把把秦末给拉出来,然后一脸害怕的看着楚赆。

    刚刚吻的起劲,身下的人忽然就没了,楚赆没有收住力气,嘴唇一下子撞到了桌子上,撞的力道不小牙齿把他的嘴唇磕破,有一丝血渗出来。

    楚赆摸摸自己唇上的血,然后脸黑沉沉的看着忽然闯进来,坏他好事的,温阮。

    “你想干嘛?”

    温阮看看身边秦末被亲的有些红肿的嘴唇,眼眶倏然就红了,指着楚赆就喊。

    “小师叔你......你竟然咬末末,再也不跟你玩了。”

    “我何时咬过他?”楚赆有些无奈,怎么被打扰的是自己,他倒是还哭上了。

    “就是有。”温阮指着秦末的嘴唇继续控诉,“你看,都红了。”

    秦末的脸瞬间爆红,下意识的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刚刚楚赆说要亲他,不知不觉他就被压到桌子上去了,还正巧被阮阮看了现场。

    “没有,没有咬我。”秦末捂着嘴巴,支支吾吾的解释。

    “嗯?”温阮红着眼眶拍拍秦末的肩膀,“末末不怕,阮阮告诉爹爹去。”

    秦末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温阮解释那是吻,不是咬,他只能赶紧走到楚赆身边。

    “你有没有烫伤的药?”

    楚赆从怀里摸索摸索,然后随手给了秦末一个瓷质的小瓶子。

    “那个,我去给林师长送药,你......你解释吧。”秦末说完,再也待不住,捂着嘴跑出去。

    茶室里只剩下两个人,楚赆用自己丝绸的手帕,擦了擦嘴唇上伸出的血珠,目光沉沉的看着温阮。

    温阮虽说是想保护末末,但他终究还是怕楚赆的,即使鼓足了勇气跟楚赆对视还是腿软的往后退的退。

    “你以后禁止跑去琉璃殿,没你的饭。”

    楚赆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又坐回书案后面,碰上温阮这个麻烦的小傻子,他也无可奈何。

    “我不,又没吃你的。”温阮自己争辩。

    “小狐狸是我的灵宠,我说了算。”

    “阮阮要告诉别人去,小师叔欺负狐狸。”

    秦末来修真院听学之前,楚赆就告诉温阮,不准告诉别人秦末是只小狐狸的事,所以现在温阮用这个来威胁他。

    “别人知道了,秦末就再也不用来上课了,你也不准去琉璃殿,你可以试试。”

    “你......你......”温阮一时卡壳在说不出话来,只能重重的“哼”了一声骂了一句,“坏蛋小师叔。”就跑出去。

    楚赆有些头疼的揉揉额角,这次该委屈的人不应该是他吗?

    过了一会跑出去的秦末又回来,神情已经恢复好了,他走进来往屋里看了一眼还有些奇怪,温阮竟然不在。

    “阮阮呢?”

    秦末还有些奇怪,往常温阮就喜欢跟他在一起,今天竟然没等他回来。

    他下意识的看向楚赆:“你是不是,又欺负阮阮了。”

    楚赆脸色一沉,淡淡的撇了秦末一眼,一言不发的起身往外走。

    看看这一个个的,谁都是他欺负的。

    楚赆一言不发的离开,秦末愣了一瞬,赶忙追上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回到琉璃殿,楚赆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下,直接用灵力热好了茶壶里的水,拿过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

    端起来喝了一口,他微微皱了皱眉,舌尖在嘴唇上舔了一下,刚刚撞出来的伤口,还有些微微的刺痛。

    秦末看楚赆不理他,就知道刚刚自己应该是误会了,所以主动凑上去,在楚赆腿边蹲下轻轻晃了晃他的腿,声音软软的好似撒娇。

    “主人?你饿了吗?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楚赆撇他一眼:“吃狐狸行不行?”

    秦末身子一僵,立刻摇头:“不好不好,狐狸不好吃。”

    “那便不吃了。”

    “主人~你不要忽然就生气嘛。”秦末有些无语,这男人属实是太小气了。

    楚赆垂眸看看他,然后一把拉住秦末的胳膊把他拉到自己的腿上坐下,又捏住他的脸颊。

    “想哄人,可是要态度真诚一点才好。”楚赆的视线落在秦末似乎还有一些微肿的唇上,又用舌尖舔了舔自己唇上的伤口。

    “真诚,真诚。”

    秦末立刻露出自认为最真诚的样子,但因为脸颊被楚赆捏在手里,所以嘴唇被迫嘟起来,说话还有些不清。

    “那.......便把刚刚的事情给补了吧。”楚赆捏着他的脸颊,把他拉向自己。

    在他嘴唇被迫嘟起的时候吻他,这可是楚赆想了几次的事情,这会一定得趁机会好好试试感觉。

    秦末被堵着嘴,说不了话,只能从嗓子里“呜呜”出声,他还有些不解。

    明明说好的是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