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我怕那夫子短命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温阮想了想,今天夫子好像是有一些生气了,于是点点头,拿起自己的小书包,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他上次给顾君漓的是落仙山上好的金疮药,用了三天连痕迹都不会留下,但顾君漓的手上结痂却还在,只能说明他并没有用那个药。

秦末直接扑到楚赆的怀里,抱着他的腰,把脸颊埋在他胸口蹭了蹭,过了一会才小声的道:“我不在丁字班了好不好,我怕那夫子......短命。”

不过是听了一会课,夫子气的脸都白了,以后要是一直上课,秦末都怕自己把人给气出什么好歹来。

把空出来的衣服放到一边,小红狐狸被他抱在怀里,楚赆上午睡了一会,这会也不困,一手揉捏着小狐狸的尾巴,一手拿了书来看。

因为他不想去丁字班,他去听学是为了接近顾君漓,但现在顾君漓在甲字班,他要想办法进到甲字班才可以。

秦末嘟了嘟唇,他心中也是有一些委屈,他本来就是只会写“一、二、三”都诚实的告诉夫子了。

“阮阮自己去修真院,帮末末跟夫子说一声。”

楚赆满意了,抱起他返回自己的躺椅上,在秦末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让他变回原形。

楚赆自言自语的半天,怀里的小狐狸依旧不说话,他面色冷了冷,后退一步,把怀里的秦末推开一些,用手捏住他的下巴。

下午楚赆的肩膀上趴着一只六尾的小红狐狸了,一人一狐不紧不慢的走在路上,去厨房拿食材。

半路正巧碰上刚下了学准备去大厨房拿饭的顾君漓,顾君漓躬身恭敬的对着楚赆行了礼。

楚赆站在秦末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身旁,这只耷拉着脑袋的小狐狸伸出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袋,语气不自觉的带着几分宠溺。

毕竟那夫子一大把白胡子,年纪也不小了。

楚赆好笑的摸摸他的脑袋,也知道他有些怕温齐林,于是看向一边的温阮。

“看把你给你厉害的,闹着去听学,半天时间就被温师兄给亲自送回来了,好大的面子。”

楚赆也不在意,又躺回自己的躺椅上闭上眼睛,休息。

三个人一起吃完饭,下午还要去听学,但秦末犹犹豫豫的不想去,可怜兮兮的看着楚赆。

秦末轻轻叹了口气,他想去甲字班估计楚赆也不一定会同意。

秦末有些自闭了,他只是想去找顾君漓啊,这要怎么说呢?

“听主人的。”

“说话,在外面待了半天,哑巴了?”

他怕楚赆再把他给扔出去,而且是再也不要他那种。

楚赆点点头,但一时没有离开,视线落在他结痂还没有掉的伤口上,微微皱了皱眉头。

*

那老头属实有点凶,他有些害怕,这会走了他倒是放松了一些。

秦末竖起尖尖的狐狸耳朵,微微抬头看了看楚赆又无精打采的趴在他身上,把他胸前松松垮垮的衣服扒拉开,自己钻进去安静的呆着,任由楚赆拿捏着他的尾巴。

“这柳夫子是个文书先生,在落仙山只负责教人读书,讲讲大道理,你若不愿意学就算了,明天我跟他说一下,就让你跟阮阮一样,不让他管就好了。”

结果那夫子还告状,害他心惊胆战的在温老头面前待了半天。

秦末看看他不敢说自己想去甲字班,只能不情不愿的点点头。

“不是你自己想去听学的吗?丁字班都不合格的话,其他班更没有要你的。”楚赆揉了揉他的脑袋。

秦末看着离开的温阮,一时还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原本坐在楚赆肩膀上抱紧他脖子的,秦末看到顾君漓,猛的想到上次被狠狠掐住脖子

“跟末末,一起。”

临出门口,还没忘了回头跟秦末说,明天来跟他一起听学。

“乖,你先去,末末惹夫子生气了,我明天再带他去。”

等秦末做好饭叫楚赆吃饭的时候,发现温齐林已经离开他还微微的松了口气。

温阮皱皱眉又看看秦末,不想走。

秦末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说他去甲字班,但也知道自己这水平肯定是去不了的,而且他又不能说,自己是为了顾君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