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没断奶的小狐狸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那一会那个凶老头进来,他要是凶我,你要护着我的,不然你又不准我脱衣服,他吓人的很。”

温阮一把放开温齐林,大步跑到楚赆身边歪着脑袋看他怀里的秦末。

“末末,小师叔不准阮阮看你,是不是他欺负你了?”他指指后面的温齐林,“不怕,爹爹来了,凶他。”

“你养的这小灵宠,忒没有规矩,不知礼数。”

反正以楚赆的能力,心血来潮养一只灵宠,就真的是当宠物养的,倒也没想着能让灵宠来保护他。

“咳咳咳,阮阮说,要来看看你的小灵宠。”温齐林有些尴尬的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褶皱。

上次那个吹胡子瞪眼的凶老头啊,他就说让楚赆手下留情吧,这下好了人家亲爹来兴师问罪了。

两个人一出去,书房里就剩下楚赆跟温齐林两个人,温齐林自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拍了一下手侧的扶手。

秦末吓得缩回手来,又靠近楚赆的怀里,脑袋靠在楚赆的肩上,背对着温齐林。

温齐林有些意外,他这个师弟倒是难得能给他递一杯茶,温齐林接过,还有一些受宠若惊,不过也不好在黑着脸。

“阿赆啊,既然是灵宠就应该从小开始培养,你这小狐狸资质极佳,又这么早开了灵智,能化形,那更应该好好训一训

“爹爹,你快点,是来看末末的。”温阮的声音还带着几分气喘吁吁。

说完温阮还学着温齐林平常骂人的样子,做了个摸胡子的动作,一脸的凶相。

听到禀报,楚赆微微挑眉倒是没有多少意外,不过秦末却被吓得瞬间清醒了过来。

“来了来了,你急什么。”后面被强制拉来的温齐林脸色黑沉沉的,看了一眼桌案后面,坐在一起的两个,他的老脸都觉得挂不住。

虽说楚赆答应了让秦末去修真院听学,但秦末还是没有马上去,因为他脖子上的掐痕一直没有好,他怕顾君漓会认出他,也不想惹出什么流言蜚语来。

门外的修士来报的时候,两个人正在书房里,秦末昏昏欲睡的坐在楚赆腿上陪着他看手上的册子。

两人靠在一起没多久,房门又被人一脚踹开,风风火火的温阮连拖带拽的带着身后的温齐林走进屋里来。

现在竟然还当着他的面,摸阮阮的脑袋,真是没规矩。

“好。”秦末应了一声,赶紧从楚赆的大腿上起来,带着一边欢欢喜喜的温阮赶紧出去,顺便把门给带上。

楚赆抬手拍了拍秦末的背。

“咳咳咳。”后面的温齐林又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我这小宠儿年岁还小,养的娇了一些,温师兄担待着些。”楚赆起身亲自从桌上到了一杯茶递到温齐林的手上,“温师兄喝杯茶,消消气,莫要计较。”

这期间温阮又来过,不过总是被楚赆给直接扔出去,刚开始温阮还怂怂的被迫出去,只能可怜兮兮的离开,最后他又来竟然直接把温齐林给拖来了。

楚赆低低的笑了一声,想想刚才小狐狸说的“凶老头”果然没错,不过这话他可不能让温齐林听到了,不然这“凶老头”胡子都要气的竖起来了。

楚赆这没断奶的小狐狸,最近也不知道给他这傻儿子下了什么药,阮阮整天叨叨他,饭都不吃了。

楚赆点点头,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带阮阮出去玩一会,我跟温师兄说一点事情。”

秦末被他逗笑,抬手摸了摸温阮的脑袋,然后又摇了摇头:“没有的,楚赆他没有欺负我啊。”

楚赆拍了拍秦末的背,自家这只小狐狸见谁都打不过,但是依靠着他的时候,还是不错的。

“当然不能,见不到你,阮阮不是白让温师兄白跑一趟了?”楚赆伸手捏了捏怀里人的脸颊,“你想进修真院可还要温师兄批准呢,你跑了我可不管。”

“不用我,有阮阮在呢。”

秦末嘟了嘟唇,只好靠回楚赆怀里,下巴磕在他的肩上安分的待着。

顾君漓掐的那一下子太狠了,秦末养了好几天痕迹才彻底淡的看不到。

秦末想了想,小声的问楚赆:“我能躲起来吗?”

“哦。”秦末说没有,温阮就点点头,然后又开心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