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末末想去听学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楚赆沉着脸起床,穿好自己的衣服收拾收拾走出去,温阮才又爬到床上,凑近了秦末的脖颈,仔细看看。

温阮耷拉着脑袋被拖走,仿佛是一只被抛弃的大型犬,看的秦末都觉得又几分可怜。

忽然他脑袋里一个想法冒出来,昨天他见到顾君漓的时候,顾君漓也是刚刚下学,那样的话,他去上学,是不是就能接近顾君漓了。

秦末正好收拾完,然后跑过去洗漱好了,自己把脑袋顶上头发攥成一撮,然后歪歪扭扭绑了一下,又去做饭。

没办法,前几天刚刚把厨房烧了,昨天又被扔了出去,这会秦末准备好好表现表现,不然他真的要被抛弃了。

温阮挣扎:“小师叔,不要,不走,来找末末的。”

他不过是昨晚在床上睡了,又恰巧受了伤而已,怎么就成了被在床上欺负了呢。

秦末把小傻子温阮哄出去,然后自己快速的起床穿好衣服,正好打了水楚赆拿着修士刚刚挤好送过来的羊奶过来,放到桌子上。

用人的身份接近,他是再也不敢变成狐狸去找顾君漓了,他怕自己会暴尸荒野,成为反派手下的第一个冤魂。

温阮侧头,有些气呼呼的看着楚赆。

吃完饭,温阮还想要跟秦末说话,一边的楚赆嫌他絮叨的烦,提着后衣领,就往外拎。

秦末赶紧摆摆手,推回去。

“末末,阮阮中午下学还能来吃吗?”温阮又对着屋里的秦末喊。

秦末刚想说可以,就听有人比他回答的更快。

“哦哦。”温阮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末末这脸颊都发红的样子,应该就是被欺负了,还不敢说。

何况还有个眼巴巴等着吃的温阮跟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温阮亲亲热热的抱着秦末,然后看到他身上宽大的亵衣,因为睡觉已经衣领已经滑下肩膀,还给他往上拉了拉,忽然又看到他脖颈上的伤。

只可惜他也不敢得罪小师叔,所以都不能为末末撑腰了。

秦末从床上猛然坐起来,心口怦怦跳的看着刚刚踹门进来,背光站着的人,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末末,你又好了啊,你要做好吃的吗?”

秦末总感觉这话别扭。

温阮看了看秦末没得吃,顿了顿把自己手里剩下的最后一口鸡蛋饼递给他:“阮阮好像是吃多了。”

秦末只能端起自己碗里的粥小口小口的喝着,幸好他昨夜吃饭的晚,这会倒也没有那么饿。

“你吃,我不饿。”

三个人的量,温阮自己吃了一大半,剩下的楚赆拿走了,做饭的秦末可怜的没得吃了。

“不行,没你吃的。”

温阮的脑袋耷拉下来,他的确应该是去上课了,虽然他一点都不想去,那些老头说的他想睡觉。

温阮却是一眼看到了床上的秦末“哇”了一声快步跑到床上,扑上去,一把抱住床上的秦末蹭蹭。

过了一会,楚赆从外面回来,手上端着顺便去厨房里

“不行,你该去修真院听学去了。”楚赆把他拉到门口。

“没吃。”温阮一边大口的吃着鸡蛋饼,一边猛点头,“爹爹吓到了末末......阮阮生气了,不理他。”

这次楚赆知道屋里还有一个秦末,为了防止再跑一趟,自己是在外面洗完才又打了水进来的。

温阮这才欢欢喜喜的又缩回手,塞进嘴里,又开始喝粥。

简单煮了个瘦肉粥,又烙了几个鸡蛋饼,温阮就吃的像是饿了几天一样,看的秦末都有些傻眼。

秦末刚刚被他说的已经有些脸红了,但知道温阮的智商,也只能跟他解释,自己只是不小心伤了。

秦末赶紧低头喝了口粥压压惊。

忽然被吵醒,楚赆也有几分不悦,微微眯了眯眼,看着温阮:“下去。”

“末末,是不是小师叔欺负你了?”

温阮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其实也是害怕他小师叔发脾气的,于是怂怂的下床站到一边。

刚睡醒的意识还有些懵。

“小师叔在床上欺负末末了?都红了。”

“阮阮这是多久没吃饭了?”秦末瞪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