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一不小心烤了只金乌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门外忽然传来略有些急促的脚步声,没过多久,敞开的殿门外出现了一身白色弟子服的身影。

楚赆捏捏他的脸:“阮阮喜欢就好了。”

“还说,给我跪下。”温齐林忽然大喊了一声。

楚赆皱眉,这不是自家那只小祖宗吗?怎么一会没见,就被带到这来了?

温齐林从正位上下来,努力压住心中的激动,走到秦末前面,却一眼看着这小少年真身是只红狐狸。

温阮欢快的点点头:“末末做的,好吃。”

“这......金乌没有带回来,但带回来一位小少年。”

楚赆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转头往殿外看去。

秦末跟温阮被吓了一哆嗦,下意识的跪到地上,悄悄抬头看看面前一脸怒气的温齐林。

倒是有几分感同身受了。

“吃......吃了?”温齐林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子。

三人两个都有些怕他,只有旁边的温阮还欢欢喜喜的笑,走到温齐林身边,拉着他的袖子撒娇般的摇了摇。

“刚刚温师兄还在苦恼那只金乌,这会倒是解决了。”

温阮转眼看过去,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楚赆也在旁边,当即跑到他身边,歪歪脑袋笑。

那弟子离开,温齐林才有些激动的看着一边的楚赆,眼里有些惊喜。

他看向一边的楚赆:“这不是你带回去那只六尾狐狸吗?”

过去楚赆只会觉得麻烦,听不了多久就找理由溜了,但可能是近日他也弄个了小麻烦,倒是破有耐心的听温齐林絮叨了一个多时辰,也没溜。

“莫不是......莫不是那金乌,跳过开灵智,直接化形了?”

楚赆斜靠在飞鸾殿的侧位上,有些慵懒的看着那个比自己年长了几十岁的大师兄缕着白胡子,叨叨的没完没了。

“师兄给阮阮寻一只开过灵智的就好了,阮阮心善,又不会训灵,那只金乌给他倒像是养了只祖宗。”

“少年?”温齐林身子又挺了挺,“快快快,都叫进来。”

“怎么回事?”温齐林道。

“师尊,是弟子不好,没有看住温师兄,金乌被他们给......烤熟,分吃了。”

“爹爹,阮阮还想要一只金乌,好吃。”

楚赆有些危险的眯了一下眼,他又立刻改口喊:“主人。”

“小师叔,阮阮是在你殿里发现末末的,他可厉害了,做的金乌好吃。”

身边忽然传来“噗嗤”一声笑,楚赆笑的身子都坐直了,看看温齐林道。

楚赆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听他叨叨了半天,有些昏昏欲睡。

温齐林起的身子都微微颤抖,抬起手指指着地上的两个

温齐林一时呼吸不畅,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大口的呼吸。

楚赆满意了,别开视线没在看他。

过了一会,殿门口,三道身影走进来,最中间那人个子矮矮的,一身红衣,有些怯生生的低着头。

温齐林一愣,还没反应过什么好吃来,旁边另一个白衣的弟子,“噗通”一声跪下。

楚赆点点头:“是我的。”

温齐林瞬间坐直,端起自己落仙山大尊主的架子“嗯”了一声,才又道:“金乌可一同带回来了?”

温阮开心的点点头,又回去拉秦末的衣袖,秦末也知道自己大概是闯祸了,甩了几下,没甩开。

况且他那个儿子脑子不灵光,未开灵智的金乌都能被欺负,何况是开了灵智还不亲的灵宠呢。

“温师尊,徐师弟把温师弟给找回来了。”弟子躬身道。

楚赆微挑眉角,好心的没说,自己刚得了一只。

“阿赆啊,你说我那媳妇死的早,我就这么一个傻儿子,整天还不着调。”温齐林有些头疼的揉着太阳穴,“好不容易给他寻了只金乌做灵宠,偏偏也是个不争气的,珍惜丹药吃了不少,连灵智都没开。”

“难啊,年岁大的养不亲,年岁小的都是未开灵智的。”温齐林叹口气。

一直低着头的秦末听到熟悉的声音,瞬间抬起头来,看着旁边的楚赆,想要扑过去,又不敢,声音可怜兮兮的喊了一声:“楚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