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尴尬

    《八夜旅社》最快更新 [lw77]

    这一次,三个人倒是没有被分开,一起降落,只有一点特别尴尬,他们身上根本没有东西,直接赤诚相对!

    陈晶一声尖叫,躲入旁边小树旁,用一片类似芭蕉叶的东西将自己挡住,仍有悲愤的声音回荡,“我怀疑那颗树整我!”

    伴随着一阵声音过后,陈晶丢过来几片芭蕉叶,被徐益谦用以遮身——因为他浑身都红了。www.chuoyuexs.com

    “还好这天气倒不算冷,太尴尬,真的,等会儿得找个人家借身衣服。”

    陈晶话音刚落,噼里啪啦一串响动,树叶上下晃荡,很快就有串串水流到脚下。

    “啊,下雨了!”陈晶惊呼。

    伴随着雨的到来,寒气也侵入身体,芭蕉叶衣服根本无法抵抗冷意,牙齿直打颤。

    这下子,连钻木取火都做不到。

    三个人赤着脚,忍着疼,狼狈地在树林里窜。好不容易找到个栖身山洞,瑟瑟寒风让人根本来不及细想里头会有什么猛兽,只是丢进去一块石头,见里面半天没有动静,就再也按捺不住,钻入其中。

    “居然有干柴。”陈晶侧过脸,掩去面上红霞,芭蕉叶在奔跑的过程中破损,又露出些许肤色来,“乔姐,你还能不徒手搓火?”

    闫书乔试了试,封印相当牢靠,摇摇头,又递给陈晶十几片芭蕉叶,道,“叶子的筋可以当成线,我记得你做衣服手艺不错,可以缝一下试试,应该比较牢靠。”

    说完,闫书乔背过陈晶,让她去操作、自己与徐益谦尝试钻木取火。

    有硬木材,也有树上飘下来的花絮,软硬倒也合适。

    花絮好说,风吹过就会干透。但那硬质木头,因着下雨显得潮湿,身上有无衣缕,倒是难以下手。

    “我来搓吧,先试试看能不能弄干。”徐益谦主动请缨。

    闫书乔点头,用自己的巨力披下两个树杈,又从陈晶处来拿芭蕉筋作线,困于小些木材上,另一根木材平放,点缀花絮,做引燃物。徐益谦两手分别拽线,一松一紧,那木棍“啪嗒”一下倾倒。

    失败。

    徐益谦再接再厉,调整方式,又倒。

    第三次,第四次,徐益谦终于能掌握技巧,在拉动竖木棍让它狠狠与横木棍摩擦的同时,及时扶住竖木棍。

    “呀!”他喜得小小惊叫一声,引得陈晶探头来看,发出“嘁嘁”怪声。

    闫书乔看着徐益谦和陈晶各有忙活,感觉自己好似个多余之人。她想出去寻些吃的,上个尸鬼副本里,让她野外生存能力有了极大提高,正想展现一番,便被徐益谦拦住,“别去,外头黑沉沉的,咱们又没衣服鞋子,挂到怎么办?”

    陈晶也插话道,“对啊对啊,怪冷的嘞,等我衣服搞完了,一起去。”

    关心之意,犹如烈火围墙,感到温暖的同时又让人缩手缩脚。

    她看着徐益谦在寒冷中满头大汗,仍未能生出火来。想了想,曾经有种火石,相撞摩擦也能生出火来。从洞边掰下两块石头,还没等互相撞击,便已被她过大的力气捏得到处掉渣。

    闫书乔尴尬地将石头往身后藏了藏,耳尖窜出点点红色,听到一男一女压抑着的笑声。

    第二次,闫书乔先试了下石头硬度,看着还行,这才垫上花絮,开始摩擦。

    一时间,风声、雨声、搓打声,声声入耳,有种格外静谧安好的感觉。

    “啊哈哈哈,我成了!”徐益谦高兴出声。

    小小火焰藏在黑色里,在花絮中逐渐扩大,喜悦的唇角从徐益谦勾到所有人脸上。

    然后,那点黑色就在三双眼睛里消失了。

    笑容也消失了。

    “不过,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的视野变好了?”

    随着陈晶的话,闫书乔和徐益谦这才发现天光又亮,雨已经停止。

    芭蕉衣服做完,挂在身上不算舒适,也好歹有了蔽体之物,三人出去晒太阳,融融暖意打在身上,徐益谦又开始尝试钻木取火。

    他说,既然已经成功一次,第二次就一定可以,而且这里天气说变就变,在找到人家之前怕是还要受冷。

    另两人觉得有理,径自晒太阳。

    “哎?乔姐,你帮我看看后背,好痒!”陈晶扭着身子,蹭到闫书乔身边。

    闫书乔掀开陈晶后背芭蕉衣裳,微顿片刻,沉了沉声音,“很红,你的背很红,一个一个的红点点。”

    陈晶倒是不慌,“是泡吗?”

    牙齿紧咬下唇,从中逼出两个字,“不是。”

    “嘿,别紧张,就是过敏。乔姐,你这语气,我还以为自己是你仇人呐,哈哈哈!”

    话音未落,那红点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全身,一张脸红得昏沉。

    陈晶浑身瘫软,黑色发丝犹如鬼爪一般四处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