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1章:这酒不错

    超绝萌爸  !

    红酒确实不错,高档货,一瓶大几十万价格,走的特殊空运过来。

    这种酒,寻常百姓家是不可能喝到,就是她蔡某人也不是想喝就能喝。

    有些东西有价无市,这种特殊而又窖藏的红酒,就是所谓贵族们眼的稀有货,比所谓的奇珍异宝更稀有,堪比名人字画。

    可说白了呢,就是一种智商税,这东西喝起来的效果,跟几十块的能有什么区别?就相当于是用金罐子装白开水,一个德行。

    谈到酒,这位自诩出身高贵的蓬佩特使那是笑容满面,可一提及双方合作,这位打着和平维稳、忽有一方旗号前来访问的特使大人,眼神闪过一抹不像面对红酒这么纯粹的眼神。

    是贪婪、阴险、狡诈——

    蔡领导似乎看出对方意图,脸上笑容就像是开了一朵花儿一样,就是面对亲妈时候也不见得她这么笑过,继续说:“蓬佩特使,您是我们湾岛百姓的和平大使,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我们世世代代的百姓包括我个人,永远不会忘记你的好。”

    “呵呵呵……”

    今年已经年过五十,相貌不说出众,但气质明显出类拔萃的蓬佩特使颇有意味的一笑,目光轻蔑的看了蔡某人一眼,“你的这些话,对普通百姓说说就算了,或者在公开场合对着镜头说说也就算了,我所在乎的东西,不是这些虚名,并且我不需要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一隅之地的人记住我,这一点意义都没有,我想要什么,或者说我身后的米国方面想要什么,我希望你能重新考虑一下你刚刚说的话,不要浪费彼此时间。”

    一番话,直来直去,直接将还想要从斡旋的蔡某人计划打乱,逼到死角。

    不过,被打乱早就被她考虑在其,她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如果只看到她点头哈腰的一面,那就大错特错了。

    “蓬佩特使,您想要什么,米国方面想要什么,可以直接跟我说么?”蔡某人微笑说。

    “我个人先不提,关于我背后的国家,想要的是你们坚定立场,甚至可以用枪炮来宣示你们的立场,与华夏内陆彻底摆明对立,只要你们枪声一响,全世界都会听到,剩下的选择权就交给内陆。”

    蓬佩特使语气稍稍一顿,继续说:“你我心里都清楚,你们湾岛在我们眼的意义,就是用来掣肘华夏内陆发展,这些年我们给予你们多方面帮助,可不是只看到你们发表一些过激言论就行,还有你们家人在我们国土上的企业,之所以会赚得盆满钵满,可是离不开我们国家的特殊关照,你们华夏有句话怎么说,叫——便宜不能都让一个人占了,你说是吧?”

    蔡某人脸上明显犹豫,如果是换做别的条件,她会假装为难,然后几经周旋之后,在一个合适位置点头同意,达成一致。

    但关乎到开枪这件事,她必须要审时度势,更多考虑其利害。

    短暂沉默后,蔡某人笑着说:“蓬佩特使,作为我个人而言,我很想答应您的要求,来阐明我对贵国的友好,可这件事太大,关乎到湾岛未来局势以及所有百姓安全,我必须……”

    不等蔡某人说完,蓬佩特使冷笑打断:“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觉得说这些话,真的有益于我们接下来谈判的开诚布公么?信任是互相建立的,我们才谈到第一个问题,你就让我看到了不信任。”

    蔡某人连忙解释,“不,您误会了……”

    “我误会什么了,不要给自己戴高帽,你什么时候真正在乎过这里百姓的安危?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和岛国人搞的那些实验室,那是非人道的东西你都可以接受,还有什么不能接受?”

    “蓬佩特使说出其他条件吧。”

    “还有一个条件,你要代表湾岛与我们米国签署一份附属协议,我们将派特殊顾问常驻湾岛,了解湾岛一切高层决议动向,必要时候我们有权干涉,保证湾岛高层决策发生在正轨上。”

    “这……”

    蔡某人脸色顿时巨变,但保持着镇定,但眼神可以看出,她情绪极其不稳定,被强行压制。

    蓬佩特使明显察觉到蔡某人眼神的异样,但并不在乎,晃了晃手的红酒杯子,笑着说:“这酒很不错,我要慢慢品尝,蔡领导需要时间考虑的话,我们迟一点再谈,我就先不送了。”

    蔡某人笑着说:“我明天上午来给您答复——”

    招待所楼下。

    车上。

    蔡某人脸色阴沉的如同马上就要暴风雨来临,身旁女助手不敢出声。

    “回去。”

    蔡某人语气冰冷开口道,她透过车窗望向招待所楼上,目光充满冰冷。

    她就算再舔蓬佩特使身后集团,但对方刚提出来的两个要求,简直是要将她永久钉在湾岛耻辱柱上,甚至让这个地方万劫不复。

    可千万不要想她是为了这一方面土地和老百姓,她考虑到的是,如果这个地方不存在了,对于米国而言,她就彻底失去价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