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时隔千年或是一瞬间的再会!

    奈绪美再次遇到了之前见过的一个男人。

    回忆起对方先前奇怪的举止,宛若知道什么真相的话语,让她下意识的跟了上去。

    结果发现果然对方在做奇怪的事情——奈绪美直觉,上次出现的怪兽恐怕和这个男人有关。

    她本来想记录下来,结果突然响起来的通讯让她被男人发现了。

    那个男人——名为伽古拉。

    就在他发现奈绪美,并且说着一些意味不明的话语,似乎打算做什么的时候。

    红凯的出现,阻止了伽古拉。

    伽古拉扔下了奈绪美,在他们的面前,唤醒了土之魔王兽玛伽古兰特王。

    *

    唤醒了土之魔王兽后,伽古拉站在一座天桥下,看着一步步在城市中行走的玛伽古兰特王。

    “万物生于尘土,回归尘土。”他一步步靠近着,如同想更清晰一点的观看一般,平静地说道,“生命是霎那间的灯火,世界是霎那间的美梦。”*

    “说的没错呢。”轻巧的赞同声从他身后传来,“生命的诞生毁灭都是同等的美丽,但总有人更偏爱诞生,或是更偏爱毁灭。”

    伽古拉听到这个声音,身形停顿了一瞬间,缓缓地转过了身。

    “……怎么又是你,伊路萨恩。”

    他的身后,是一名身材纤细、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青年。

    也是伽古拉最不想见到的人之一。

    “又见面了,没想到你居然能从我的「虚幻立方」中逃脱,真是有本事呢。”青年背靠着墙壁,笑意盈盈地注视着伽古拉。

    伽古拉歪了歪头,烦躁道,“啊……你这家伙总这样缠着我,难不成是暗恋我吗。”

    一定要这么追着他不放吗,他记得从来没有得罪过他吧。对方看起来也不像那些光之战士一样总是说着什么正义光明啊。

    “暗恋?”青年挑了挑眉,弯起了唇角,“说不定呢,虽然完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如果是伽古拉桑的话,我说不定可以委屈一下哦。”

    伽古拉在心里骂着脏话,这个家伙——从地球上开始就盯着他,后来他逃到宇宙之后硬生生还把他抓住关了起来,好不容易跑出来,利用对方的灯下黑折返地球,结果又被这家伙找到了。

    “真不巧,我对你可没有一星半点兴趣。”伽古拉后退了两步,“再见,不,最好永远不见。”

    他转身就想要直接跑路。

    青年直起了身体,看着伽古拉在自己眼前离开,也没有去追。

    站在原地沉吟了片刻,他思索了片刻,道,“不应该放他继续在地球给人们添麻烦啊。”

    要不然再关起来一次试试?

    他抬起头,看着正在和玛伽古兰特王战斗的欧布奥特曼,叹了口气。

    “还好有凯替他收尾。”

    如果没有过头的话,他就先观望一下吧。

    *

    几天后。

    水,变臭了。

    风祭清司关掉了水龙头,将水壶里的水也一并倒掉,闻了闻壶里

    “呃……”这种闻一下就让人感觉会重伤的气味。

    又是什么搞的鬼,水厂都不管理一下吗?还是有什么污染了淡水?他想着,拿出了消毒液倒了进去,又猛然想起了洗水壶也要水。

    ……算了,水壶不能要了。

    “别告诉我这个世界的人类也逐渐开始破坏地球生态了啊。”风祭清司靠在住所的墙上,说道。

    算了,调查一下源头好了——

    “……水之魔王兽?”风祭清司微妙道,“啊,至少这次还不算过分……”

    是在收集魔王兽卡牌对吧,至少没有波及城市。

    忍忍。

    不能太暴躁。

    风祭清司推倒了自己刚刚堆的多米诺骨牌,缓缓松了口气。

    几天后,又是酷暑袭来。

    “……不行,果然不能让他太猖狂。”

    风祭清司站了起来,打开了门。

    扑面而来的热浪。

    ……迟一点再去找伽古拉的麻烦好了。

    *

    风祭清司躺在床上,大脑思维迟缓的思考着怎么让伽古拉吃到点教训。

    又像上次那样关起来恐怕是行不通的,毕竟他也没打算把他关一辈子。

    算了,交给凯好了,反正他现在也不是利底亚奥特曼了。

    不过,假期的时间太长真的是让人骨头都僵了啊。

    这个月的电费又超标,可这个世界的地球和外星人也没有多少联系,也兑换不了多少地球的货币。

    好想念被天道先生包养的日子啊。

    *

    光之国。

    梦比优斯看着光网上挂了几千年都没什么有用的消息的悬赏,怅然地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