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打架的时候放了一片烬寂海

    璃月港,北国银行

    此刻,大厅内三道人影对立而站,各持一边。

    因为凝光对愚人众的打压,北国银行最近的业绩相当惨淡。

    公子双手环在胸前,目光不善的盯着面前的女士:“呵,你居然还能说出执行官之间互相合作的这种话?难道所谓合作,就是指把我一个人埋在鼓里,然后傻乎乎的行动吗?”

    公子声音带着不满,显然是女士的行为让他有些恼怒。

    女士掩嘴娇笑一声,若蛇蝎般的美目微微眯起。

    “别计较这些了,公子。你到最后不也是无视了我们愚人众交易与算计的本分,从而单纯的大闹一番么?我可是听说你在黄金屋与那雷电苏激烈的交手,没想到对方却放了一片烬寂海呢!”

    女士丝毫没有留给公子面子,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

    公子那张白净的小脸顿时黑了下去,显然这些天他也意识到了这件事情。

    “等等,好像有你们的熟人过来了”

    女士的声音戛然而止,目光紧紧的盯着推门而入的三人,与其说是在盯着三人,不如是将绝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为首的男人面前。

    “是..钟离和公子?好像还有那个夺走温迪神之心的坏女人!”

    派蒙眼睛一瞪,当即与荧做好了防备的架势。

    “坏女人?”

    女士的眼睛微微眯起,上下的打量着派蒙与荧,最终缓缓将视线挪开。

    这幅轻视的模样,不禁让派蒙有些懊恼的跺了跺jio,鼓舞着身边的荧先给她来上一剑!

    “倒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们,不过没有好好的记住我的名字可让我有些伤心呢..不过也是,毕竟眼睁睁的看着朋友被敌人夺走重要之物,却又无能为力,不免有些深刻呢”

    女士话音落下,惹得派蒙一阵怒视,可后者跟本就不看两人,只是目光淡然的望向雷电苏。

    在她看来,那所谓的旅行者完全不是她的对手,也只有眼前这个男人,才有与她对话的资本。

    “好啦,好啦,见面就这么唇枪舌剑的多不好”公子打了个圆场,目光同样是望向雷电苏:“哟,上次黄金屋结束以后,我们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吧?虽然气氛看起来有些..嗯,尴尬?”

    派蒙小脸愤慨的看着公子,可爱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哼,当初知道你是愚人众执行官的时候,我们就不应该相信你!要不是你,魔神奥赛尔也不会跑出来”

    公子哂然一笑,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

    “别这么说嘛,起码除了最后的翻脸有些可惜以外,我们在此之前相处的不也是挺愉快的嘛!况且真要说起来,我才是沦为笑柄的那个好吧?”

    虽说之前黄金屋的战斗看似是他赢了,但是经过雷电苏后来强力灭杀魔神奥赛尔一战以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在与他的战斗中放了整片烬寂海。

    甚至随着雷电苏在璃月年轻一代中的威望越来越高,还有了他公子各种各样的负面评价。

    对此他也很是无奈,总不能挨个堵上人家的嘴巴,不让说吧?

    “只是立场不同,我是不会把这些当做私人恩怨的,反倒是女士和钟离他们两人那边,可把我给坑惨了”

    “坑惨了?”

    派蒙和荧一愣,目光同时看向钟离,该不会这位往生堂的客卿,也是愚人众那边的吧?

    “别误会,其实只是与女士达成了某种协议而已”

    钟离目光平静,而面前的女士则是一步跨出。

    “别浪费时间了,既然事情已经结束,依照约定,我来取走你的神之心了,摩拉克斯”

    “摩拉克斯!?”

    派蒙眼睛瞪得愣大,甚至有些不敢置信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约定!?”、

    “神之心!?”

    “摩拉克斯!?”

    派蒙一脸憨憨的模样,张着嘴巴望向钟离,她如果没有听错的话,刚刚女士是在叫钟离为..摩拉克斯吧!?

    荧也是一副吃惊的模样,虽然心中略微有些猜测,但真的说出来还是免不了内心颤动。

    至于三人当中唯一一位正常的就是雷电苏了,毕竟真要严格的算起来的话,恐怕他还是钟离的同伙呢。

    钟离摇了摇头,随即从怀中拿出一枚淡金色的晶柱。

    “契约已成,便如你所求,赐汝应许之物”

    “呵,举高临下的口气..”女士收起神之心,不满的冷哼一声,目光扫向雷电苏,转身便离开了北国银行。

    派蒙瞪大眼睛,声音结结巴巴。

    “钟..钟钟钟离你居然就是岩王爷!?不对!现在不是惊讶这个的时候,问题是你为什么要把神之心赠予愚人众呢!”

    钟离目光平静地回答道:“不是赠送,而是我与冰之女皇之间的交易,契约已成,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