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旅馆

    在整个望月组来看,他们首领对年幼的咒灵操使都有些亲切得过了头了。

    那孩子登门的时候有时会教导他咒术,有时会带着他出去玩。他对咒灵操使比对未成年的小狸猫要更加友善纵容一些。

    至少玉梓提出要出去玩的时候,山吹望月还会先考量几分,而夏油杰这次提出想去温泉旅馆的时候,他则没多加犹豫就很爽快地同意了。

    这也就是山吹望月不知道组内的传言,要是他知道的话,他肯定会吐槽这种传言的不实。

    这两个崽子提出来的地方情况就不一样啊。

    夏油杰提出来的不过是去东京之类繁华的城市逛逛,现在是作为成年人陪着一起去小学组织活动场地温泉旅馆——或者可能报上去的身份是夏油夫人的家人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不包括咒术的教学内容,以及夏油杰个人的安全问题的话,就算他随便找一个成年的普通人类一起去都没有任何问题。

    而玉梓呢?他提出来的地方可就不一样了。

    还没遭受过社会毒打、不知天高地厚继承了优越才能的小狸猫曾经缠着山吹望月说想去传闻中京都土蜘蛛的巢穴去打一场,还提过说想去存放着八尺琼勾玉的东京神宫去看看。

    你说说这合理吗?反正山吹望月觉得这不行。

    他还不如说想去看看被巴卫算计进地狱的恶罗王呢,山吹望月还真的能带他过去看。

    于是每一项提议都是在山吹望月的无语下被拒绝的。而且为了保证玉梓不再抱着这种想法,山吹望月每次都会在拒绝之后再给他来一次满怀长辈关切之心的暴揍。

    在每次把小狸猫揍得满头是包的时候,某位半妖都会深切地觉得,与他交好的狸猫大将把自己的儿子扔出来不是没有理由的。这小子真的是什么都敢想。

    “望月老师,那我就先去集合了,等老师说完话我就回来,然后我们就去森林!”

    “好。”山吹望月微笑着应答。

    望着眯眯眼小男孩离开的背影,夏油杰走的时候还带上了门,乖乖跟山吹望月挥手再见,青年笑着跟偷偷窜进来的黑狐狸感慨。

    “你看,杰是比玉梓可爱吧。走的时候还会带上门。”

    “您听说了那些流言八卦啊,不过其实您也不在意吧。”黑狐狸甩甩尾巴,甩出来不少水。温泉多水汽重,这一路过来他的毛里也吸了不少水。

    没办法,这家温泉旅馆不让带宠物进来,黑狐狸想要来找山吹望月只能偷偷摸摸躲着人类进来。

    “他们只是有…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对,种族歧视。毕竟玉梓天赋卓越,不出意外的话未来会是您的得力干将。”

    “我无所谓,别传到杰耳朵里就行。这小子其实挺在意周围人态度的,心思细腻,人小鬼大。”说到最后,他轻哼了一声。

    “我明白您的意思,请放心,不会有多余的妖怪出现在兵库的宅邸里的。”

    “如果有妖怪不听话的话,就送他去M78星云。”

    “我懂,把他打到连除妖师都认不出来的程度对吧。不是我说,总大将你对人类社会的了解是不是有点过多了,让我很怀疑你是不是外面养了一个人类。”黑狐狸舔了舔自己的毛,习惯性地梳理。

    “你多想了,小黑,你不是也知道吗。”

    “真的吗?其实养了也没什么打紧的,带回来大家又不敢说你。”

    “没有,都说没有了。”山吹望月坚决否认。

    虽然山吹望月的确有时候会去瞄一眼夏目若菜的成长,但是这跟黑狐狸口中“养了一个人类”还是有很大距离的。

    “好吧,你是老大,你说没有就没有。”黑狐狸不置可否。

    等夏油杰回来的时候,山吹望月已经把黑狐狸抱在怀里,正在用房间里的毛巾给它十分敷衍地擦毛。也不知道那只黑狐狸的眼睛是睁着还是闭着,反正夏油杰没看见狐狸的小黑豆眼睛。

    “回来了,杰。”见小男孩的视线落在黑狐狸身上,山吹望月一边打招呼,一边在夏油杰走过来之后把毛巾和某狐狸都放到他怀里。

    夏油杰心里打了一个问号,但看看山吹望月,又看看黑狐狸,他还是拿起毛巾来继续给它擦毛。

    “望月老师,我们这会去森林那边吧。”

    看向山吹望月的那双眼睛亮晶晶的,仔细看去,还能发现少年的眼睛并不是纯黑色,隐隐约约看出他眼底的深紫,也许是因为房间灯光的缘故,还掺杂着一些普鲁士蓝。

    “你已经迫不及待了吗,杰?”

    “也没有……好吧,稍微有一点,刚才老师叫我们集合的时候,我看见有一位侦探是带着小孩子来的,就跟我们差不多大,戴着眼镜,穿着蓝色的西装。”夏油杰用没拿毛巾的手比划了一下那个小孩的身高。

    “所以望月老师你看,我们去一点都不冲突的!”

    “是是,一点也不冲突,一点也不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