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

你在吧……”山吹望月摆摆手,“抱歉,我应该再早点来八原看看的,当时没想到玲子会有后代。”

    “不不……没关系的。能认识玲子外婆的朋友,我才是很高兴。”夏目贵志露出了忽然想起来了什么的表情。

    “友人帐现在在家里,我们先回家,然后你等我一会,我把名字还给你。”

    “那个不急,留在你这里也没关系,贵志。”

    在夏目贵志啊了一声,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山吹望月阻止了他。

    黑发青年闭上一只眼,脸上挂着笑意,语气温和。

    “如果贵志你需要我,但又不是急事的话,可以来关西找我,要是很着急就直接呼唤我吧,你有我的名字。”

    亚麻色头发的少年眨眨眼,看着山吹望月。夏目贵志能感觉他是认真的,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感到惊讶。

    猫咪老师的名字不在友人帐上,所以一开始猫咪老师跟着他自己。后来的丙也好,森林里的三筱也好,大家都会先考量审视夏目贵志这个人,然后才会对他说,你可以呼唤我的名字。

    名字对妖怪的重要性,夏目贵志再清楚不过了。

    “谢谢你信任我,山吹先生。那名字就先留在我这里,我会好好保护它的。”

    夏目贵志回答得郑重其事。

    “啊哈哈,不用这么认真啦,你和玲子的性格还真是不太一样。”山吹望月笑了起来。

    “还是要认真起来的,”夏目贵志不赞同地摇摇头,“之前发生了很多事情,所以我清楚,名字对大家很重要的。”

    “贵志是很温柔的人呢,跟玲子一样。”青年感慨道。

    “你们是好朋友吗?”

    “嗯……我觉得算吧,她是我很好的朋友。”山吹望月故作沉吟,随后答道。

    “方便的话,山吹先生,我能问您一些问题吗?”

    “可以呀,你对什么感兴趣?我当然可以讲给你,想知道哪方面的?我们之前去了很多地方玩。”

    “不是这个啦,我是说…我听猫咪老师说,山吹先生您是半妖,那跟玲子外婆一起玩的时候,会感到开心吗?”

    “当然会啊,我们当时玩得可开心了,斑那家伙还吃过醋,要玲子去哄他。说来你可能不相信,玲子其实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人类。”山吹望月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这让夏目贵志惊讶地“欸”了一声。

    “我是半妖没错,但这是因为我母亲是妖怪,我父亲是半妖,所以要说在遇到玲子之前我跟人类有多少相处,那是不可能的。”山吹望月在中间有意停顿了一下。

    山吹乙女倒是很亲近人类,山吹望月后来还听说在奴良鲤伴和山吹乙女喜结连理之前,还不曾名为山吹的少女当时开了一家私塾给小孩子们教书。

    “她教会了我很多,包括怎么样在人群中隐藏自己。”

    “隐藏自己?”亚麻色头发的少年又不明白了。

    “山吹先生是因为很喜欢人类所以想在人群中生活吗?”

    “不是不是,这跟我喜不喜欢没有关系。”丸子头的青年向前走了一大步,站在夏目贵志前面然后开始倒着走。

    “欸…您小心点。这条路上有很多石子,不太平。”

    “好,刚才说到哪里了,哦对,我是半妖嘛半妖,所以有些时候会有点麻烦,这种时候隐藏在人群中就会比较方便,所以我拜托玲子教我怎么样做一个人类。”

    “看来玲子外婆的教学很成功。”亚麻色头发的少年微笑着说道:“山吹先生是我见过最像人类的妖怪了,其实之前在铁板烧那边遇到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您是妖怪。”

    “我感觉你好像有话没有说,贵志,是我的错觉吗?”山吹望月眨眨眼。

    “呃…其实,也许是我的直觉,我总感觉您的性格要更加乖张更加偏妖怪一些的,现在您给我的感觉……倒不是说伪装,但是没那么真实,抱歉。”夏目贵志摸了摸鼻尖,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

    丸子头青年听了夏目贵志的话,安静了一会,正当夏目贵志开始感到不安准备道歉的时候,他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眼角冒出了泪花。

    “很敏锐嘛你这个人,贵志,说起来你还是第一个哦,当着我的面说这话的人。但是我喜欢,这个时候你倒是有点玲子的样子了。”

    “玲子外婆……”

    “对,她说话相当大胆,有几次我都为她捏了把汗呢。”

    看着山吹望月完全不以为意的态度,轻快的语气,夏目贵志也放松了下来,脸上浮现出来了柔和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