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

    丸子头青年的一只手环着夏目贵志的腰,另一只手抬起,单手比了个诀,六芒星一闪而逝,比残阳还要浓烈的火焰猛地出现在地缚灵身上,在尖叫声中放肆地燃烧。

    夏目贵志下意识抬手,挡住来自不远处的热度。但温度能挡得住,入耳的声音却拦不住。亚麻色头发的少年略带不忍地皱起了眉头。

    “别在意。不想看的话就闭上眼。她已经失去理智了,这样也是让她解脱。”

    “解脱?”夏目贵志重复了一遍,有些诧异。

    “是啊,你不会以为这地缚灵是自己愿意待在这里的吧。”丸子头青年发出一声轻笑。

    “她在记忆和童话里绽放凋零,最终,我觉得在爱情中燃烧这个结局或许会比较适合她。”

    五行转化之术使得火焰能够一直存在,不论是风转火还是水转火,都注定了那火焰在目的结束之前绝不会止息。

    “是因为爱情,恋人什么的,所以被诅咒留在这里了吗?”

    从山吹望月的只言片语中,夏目贵志想象出来了地缚灵大概的故事。

    “谁知道呢,我也只是根据我听说的事情而进行一个猜测罢了。”

    他们一直停留在空中,山吹望月踩着风,看着漆黑的地缚灵被火焰完全烧掉。

    青年这才带着夏目贵志从空中慢悠悠地落下,踩实地面,然后松开手,直到面对夏目贵志的时候,他才开口说话。

    “之前认错了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我还想先去找斑喝酒,晚上再跟你自我介绍呢,没想到我还没找到他的时候我们就提前认识了。”

    “下次小心点啦,贵志。”

    青年自来熟的语气和态度让夏目贵志落地之后有些惊讶。

    其实关于自来熟的语气,夏目贵志不是很在乎这一点,因为大多妖怪都会这样,热情地、或带有其他复杂情绪地呼唤他夏目,但是第二次见面就叫他“贵志”的,黑发丸子头青年还是第一个……而且他提到了猫咪老师的名字。

    “你说猫咪老师……那你是?”

    “山吹,我是山吹。”青年笑意盈盈。

    “原来山吹就是你啊,猫咪老师昨晚上还担心你呢。”夏目贵志恍然大悟,想起来了猫咪老师昨晚的话。

    是玲子外婆的朋友的话,就绝对不是什么坏人。亚麻色头发的少年在心里这样想着。

    “真的吗,他不会是在抱怨我总是偷他吃的吧。”青年语气轻快。

    “怎么会,猫咪老师没有说这个啦,他在担心你一个人过,也不知道生活得怎么样,过得好不好。”

    “欸,真的吗?好感动。”青年惊讶地眨眨眼。

    “然后,名取家的除妖师……”

    紧接着,山吹望月看向走过来跟夏目贵志说还好你没事的棕发青年,他的脸上还有蜥蜴模样的妖怪在游走。

    他拉长尾音。明明依旧是轻松的语气,但名取周一很显然能察觉出来自称“山吹”的青年对夏目贵志和他自己的不同待遇。

    “你的这位委托人家里有长辈做了很多坏事哦,不然地缚灵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的。下次记得调查清楚哦。”

    名取周一打了个哈哈,应声说是。

    对方是冲着夏目贵志来的,而且这双金色的眼睛怎么看都不是人类,说不定是夏目玲子认识的什么大妖怪——毕竟一招就解决了困扰他已久的地缚灵。

    虽然态度很友好,但人家的潜意思也很明确,下次调查清楚再说,别连累了夏目贵志。

    “真是不好意思,夏目。”

    “没事,虚惊一场,还要多亏山吹先生,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夏目贵志面对名取周一的道歉连连摆手。

    “铁板烧有点凉了,不过不介意我吃一串吧。”

    听到这句话,那两个人才注意到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夏目贵志放在树底下的袋子里拿了一串千叶豆腐。

    看样子已经吃了几口了,块状的千叶豆腐上还有被咬掉的不规则的缺口。

    “当然不介意的。”

    夏目贵志微笑着开口邀请,不过也许是因为刚认识的缘故,看上去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山吹先生要跟我回去吗,猫咪老师虽然说去喝酒了,但晚上应该会回来的。”

    “好啊。”山吹望月笑得眉眼弯弯。

    名取周一理所当然跟他们分别,他还要回去交委托,不过走之前还是跟夏目贵志说有事联系他就好。

    “那个名取家的除妖师……看起来你们关系很好。”

    “名取先生很照顾我,之前很多事情也是他告诉我的,我也很相信他。”

    “是吗,那就好。”山吹望月若有所思地点头,微笑道。

    “山吹先生是专程来找猫咪老师叙旧的吗?”

    “不,只是回来看看,我其实没想到那家伙居然愿意待在八原,不过也许是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