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原

    八原。

    “猫咪老师,你在干什么?”

    亚麻色头发的少年把作业本收好,忽然意识到跟他一起生活的招财猫妖怪已经很久没有出声了。

    夏目贵志,因为总是被认为是说谎话的孩子而辗转于各个寄宿家庭,最终被藤原夫妇收养,在八原安定下来。

    此后他才得知,八原是他祖母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也正因为如此,八原的很多妖怪都认识他的祖母,很多时候会把夏目贵志错认为夏目玲子。

    夏目玲子留下来了一本友人帐,上面写着很多妖怪的名字,夏目贵志现在正在一个个将名字还给妖怪。

    猫咪老师也是因为友人帐而留在他身边的妖怪之一,虽然嘴上总是说着因为夏目贵志的举动友人帐变少了,但猫咪老师从来没有阻止过他。

    在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他觉得,猫咪老师已经是他很好的家人和朋友了。

    “喵,我在看友人帐。”

    听到声音,夏目贵志才在榻榻米的角落找到猫咪老师——招财猫造型的妖怪正压着友人帐,用爪子一页一页地翻看。

    “是有认识的名字吗?也对,当时老师你和玲子外婆经常在一起。”

    “我认识的妖怪多了去了,”猫咪老师哼了一声,“不过刚刚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也不知道那只半妖现在活得怎么样。”

    “半妖?”

    “是啊,他跟玲子关系挺好的,玲子那时候可照顾他了。”

    说到玲子,猫咪老师就一下子精神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玲子身边的,反正我记得当时就过了一段时间去找玲子,他就在了。玲子还带他去市集,去小吃街,总之那段时间去哪里都带着他,感觉就跟玲子的跟班一样…我才不羡慕。”

    猫咪老师喵了一下,舔舔毛,呼噜了一声。

    “但是那家伙好像还有自己的事,所以待了几个月之后就离开了,再也没回来过。”

    “后来呢?”夏目贵志问。

    “后来,后来玲子就把我封印了,然后你就来了。”

    猫咪老师的爪子摁在了纸上的一个名字上,“喏,就是他。”

    虽然妖怪的名字根据读音可以写出来罗马音,但妖怪的字跟通常读写的文字不太一样,更偏向是体现灵魂和本我的字。

    纸上的字体狂放不羁,字迹遒劲有力。夏目贵志不太懂书法,但是感觉这应该是一位很自信的妖怪。

    字给人的感觉跟之前他遇到的那位因为恐高,所以望着夏目玲子放在树顶上的名字看了五十年的小妖怪完全不一样。

    “山吹望月。”

    “山吹……是外婆的好朋友啊。”夏目贵志听了猫咪老师的讲述之后笑着说道:“虽然猫咪老师没怎么提到,但是既然会担心他,说明山吹跟老师你关系也很好。”

    “嘛,他还是个小鬼而已。”猫咪老师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定。它合上友人帐,滚了一圈,凑到夏目贵志的身边,短短的柔顺的毛蹭着夏目贵志的手背。

    “夏目,我要喝酒~”

    “都已经是晚上了啊,老师,哪里给你弄酒来嘛。”夏目贵志的笑有些无奈。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喝酒!”

    “好了好了,明天你去喝酒好不好,刚好我去上学,猫咪老师你去森林里。”

    “好!就这么说定了!哈哈哈,我要大醉一场!”

    “……也别喝得太多啊,猫咪老师,森林里的小妖怪们会很困扰的。”

    安详夜晚的一个短暂插曲没让夏目贵志放在心上,第二天早上他按时去上学,放学的时候跟田沼要约好去市集上买些好吃的。

    “要带回去给胖太吗?”田沼要除了第一次见到猫咪老师以外,后面都叫它叫的是胖太——也许是因为它圆滚滚的招财猫外形。

    “是的,猫咪老师昨天晚上说今天要去喝酒,他酒量又不好,所以我想着买些吃的回去给他。”

    铁板烧散发的香气吸引了两位少年,他们走过去,夏目贵志开始犹豫要打包几串回去带给猫咪老师。

    “来几串鱿鱼和千叶豆腐吧。”

    “烤肉,烤肉肯定要来点,胖太肯定会喜欢。”

    “……夏目?”

    听到自己的姓氏,夏目贵志下意识就转头看过去。

    叫他的人是一个穿着搭配很奇妙的黑发丸子头青年。之所以说奇妙,是因为他身上搭配了很多繁琐的饰品。

    浅黄色的短袖外面搭了一件牛仔外套,外套胸口的口袋上有一只狐狸玩偶搭在外面稍稍晃悠,腰带上别了一串大小不一的铁环,边上还有几条色彩不一的链子。

    整个人就是两个字,花哨。

    青年的脸看上去很帅气,所以虽然打扮很花哨,但是也能压住这种风格,只会让人感慨他跑偏了的审美。

    “啊、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