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转世

    浓姬动作干脆利落,很快就打包带回来了好几只咒灵回来,就像打包外卖回来一样轻松。

    好似从画卷里走出来的、穿着一身典雅和服、无论举止打扮都符合京都人对女子想象的这样一位小姐,笑吟吟地牵着几只奇形怪状的黑乎乎的咒灵走过来,好像美女与野兽凑到一起的错乱感。

    “……破灭了。”玉梓喃喃自语。

    “什么?”山吹望月看向他。

    “浓姬姐姐的形象,我以为她只是跟在望月大人身边……”

    “想什么呢,”山吹望月觉得好笑,伸手给了他一个脑瓜崩,“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们举办的正式宴会,你没注意到吗,浓姬她就在我不远处欸,她可是我的得力干将。”

    “这是妾身的荣幸。”雨女抿嘴轻笑。

    “哎呦!我知道了,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是浓姬姐姐跟您关系比较亲近……”玉梓捂住了额头。

    “总大将可不留没用的人在身边。”黑狐狸默默地走到他们两个人中间,幽幽地说道。

    “别把我说得好像是什么阴险狡诈的妖怪一样好吗?”山吹望月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些笑意,很显然对此不以为意。

    “把那些咒灵放在仓库里养着吧,等下次杰来了让他试试。我以前也没见过咒灵操使,具体的术式还得等他自己来琢磨。”

    “望月大人,您要去哪里?我陪您一起去吧。”

    黑狐狸见山吹望月起身,舔了舔自己的毛,抬头看向他,准备等山吹望月一答应便跳上他的肩膀。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就行了,也要给我留点私人空间嘛,小黑。”山吹望月朝黑狐狸眨眨眼,便转身走向了墙壁,纵身一跃跳上墙,消失在了他人视野中。

    “不是我说,望月大人怎么不走正门?这都好几次了吧。这里不是他家吗?”玉梓发自内心地提出疑问。

    “好像总大将一直都有这个习惯,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习惯了翻墙离开吧。”

    “说不定是种族特性,毕竟望月大人也一直没说过自己是什么妖怪。”

    “真的?”

    “是啊,不过大家基本上都猜望月大人的本体是狐狸。”

    “话说望月大人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带回来什么伴侣吗?”

    “没有,八卦倒是也有,但是这么长时间了,从平安时代到现在,连跟着恶罗王玩的、那个大家都说会跟和服过一辈子的妖狐都有喜欢的人类了,咱们总大将却一直没有提过。”黑狐狸人性化地叹了口气。

    “你对巴卫的定语怎么这么长,这莫非是同族之间的看法?”

    “不过也确实是这样,也不是没有人大着胆子来问总大将我们什么时候能有小少爷,但是总大将一般都搪塞过去了。”

    话题从山吹望月为什么翻墙开始,然后渐行渐远,拐到了

    还没走远的山吹望月当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但他就是不理。

    要是一般的时候,带着黑狐狸就带着了,但是山吹望月这次是想去看看夏目若菜,顺便也去看看那山野里的山吹花。

    这种事情他觉得还是不要带人比较好,不然有口也说不清。

    太浅薄了啊那些妖怪,异性之间不是只有爱情的好吗?山吹望月在心里哼了一声。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提夏目玲子和山吹望月的过去。

    出于某些缘故,山吹望月的时间线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就好像山吹乙女去世的时候,雪丽知道关西的望月组,但是那个时候山吹望月还只是一个实力一般般的半妖。

    他跟夏目玲子相遇的时候也是同理,那个时间段,他从地狱里出来没多久,正在找能够画阵法压制诅咒的地方。

    与他初次见面的夏目玲子帮了他,作为答谢,山吹望月把名字给了她——因为夏目玲子说她在收集名字做友人帐。

    这是他认识的第一个人类,也是第一个不去透过他看其他人的朋友。

    于是山吹望月便跟着夏目玲子疯玩了一段时间,她带着他去人类的市集,告诉他要怎么样打扮,要隐藏到什么地步才更像人类。

    夏目玲子用剪刀剪去山吹望月的长头发,那段时间山吹望月都顶着一头狗啃出来的刘海,看上去傻里傻气的。

    山吹望月则带着夏目玲子去一些鬼怪告诉他的隐蔽的去处,不危险,但是很美丽妖冶。

    山洞里腐食的萤火虫在黑暗中飞舞,柔和的光四散开来,蓝色的火焰如水一般柔软,好似一场流动的盛宴。

    他们爬树,跳海,他们大笑,聊天,他们在大街小巷手舞足蹈,像是快活的疯子。他们不说过去,不谈秘密,就只是在燃烧,燃烧,燃烧。

    夏目玲子是他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很好很温柔的好人。山吹望月由衷地希望她那耀眼又温暖的灵魂在转世之后也能幸福。

    ……

    自从上次从床头发现了山吹花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