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狐狸

    “五条家放他们家神子出任务了?这么快?”

    听了这句话,浓姬掩嘴而笑,“那位已经十岁多了,听说无下限术式已经基本掌握,这次任务据说有不少诅咒师都去围观了。”

    而现在五条悟还活着,五条家也收到了佣金,围观的结果显而易见。

    “十岁……”玉梓沉默了一会,似乎在回忆他自己十岁的时候在做什么。

    “杰跟他的年纪差不多,咒灵操术学习是不是也该提上日程了,要不要妾身去抓些低级咒灵回来当教学用具?”

    “好啊,别跟京都那边的御三家起冲突就行,没有那个必要。低级咒灵对于他们来说也算道具?消耗品?随便什么定义啦。”山吹望月摆摆手。

    ……

    叩叩。

    来到门口的夏油杰踮起脚尖开始敲门,不过他没等到山吹望月或者浓姬来给他开门。

    “人类小鬼?杰…对吧?”好像听到过的声音从斜上方响起,夏油杰抬头一看,是那只黑狐狸。它眯着眼,看上去好像弯弯的新月。

    “是的,我的名字是杰。”夏油杰乖乖点头。

    “他们在里面,等我来给你开门,对了,介不介意把你的肖像使用权借给我,你们是这种说法吧?”

    “什么、好的?”

    “为什么是疑问句啊杰,不过算了,没差别。”黑狐狸转身从墙上跳了回去。

    小男孩在外面没等一会,很快,门就被打开了。

    但是他不由得睁大了双眼,“开、开玩笑的吧,我自己?是我自己长大后的模样吗?”

    给他开门的黑发青年有一双狭长的眼眸,藏着星星点点的笑意,嘴角上扬,跟夏油杰相比,这张脸要英俊成熟了些,和服上面勾勒出暗纹花样,看上去添了几分古典和韵味。

    “你蛮适合穿和服的嘛,杰,等你再大一些,我就带你去做些和服好了。”

    大人模样的“夏油杰”笑吟吟地说着,然后把傻愣在外面还反应不过来的小男孩带了进来。

    “在外面愣着干嘛,总大将还在里面等你呢。”

    “你……”夏油杰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不是你把肖像使用权暂时借给我了嘛,要是不喜欢不适应的话我就不用了。”

    话音未落,夏油杰面前的青年便一下子消失了,小巧玲珑的黑狐狸跳到了夏油杰的怀里。黑色的皮毛油亮顺滑,好像刚才看到的那位长发青年是幻觉一样。

    “你刚才?那是什么,是我吗?”还是小孩子的夏油杰指了指自己。

    “对,是我幻化的,应该跟你长大之后相貌差不多,我看脸还是很准的。”黑狐狸眨眨眼,不过因为眼睛太细了,所以夏油杰没看出来。

    “但是……”夏油杰欲言又止,好像还想问些什么的样子。

    “边走边说啦,别让总大将等急了。”

    “哦、好,先去望月大人那边。”

    小少年哦了一声,抱着黑狐狸就快步往庭院那边走。

    “望月大人!”

    山吹望月一偏头,就看到黑发男孩朝他们这边过来,眼睛亮亮的,怀里还抱着只黑狐狸。

    他便扬起笑脸,朝夏油杰招招手,“来我这边,杰。不过怎么进来的,是小黑给你开的门?”

    “是,他是叫小黑吗,他变成我的样子然后给我开了门。”

    “我只变了外貌哦,总大将。”黑狐狸郑重其事地申明这一点。

    “吓到了吗?”山吹望月笑着问他。

    “倒也没有被吓到,只是,感觉长大后的我眼睛很小的样子啊……望月大人,小黑变得就是我以后的模样吗?”夏油杰看起来有些忧虑。

    “按常理来说是这样的,只不过服装头发之类的还是这家伙的审美。”山吹望月听了夏油杰的话开始忍住不去笑出声,然后回答道。

    “小眼睛怎么了,你看我们狐狸都是小眼睛啊,又细又长,掉毛的时候不会进眼睛里,多好。”黑狐狸说着,蹭了蹭夏油杰的脸颊。毛绒绒蓬松又带着温度的触感让小男孩又伸手多摸了几下。

    “不过狐狸化成人形之后好像确实眼睛都不大,像弯弯的下弦月一样,我记得巴卫就是这样。”

    按照现代人的角度来看,巴卫很符合大家对狐狸精的定义。他的眼睫毛又浓又密,好像画了眼线一样,周围还有深紫色的眼影。

    黑狐狸想着自己曾经见过的妖狐,点头表示赞同,但是又摇头。

    “但是藏马不是这样的,虽然是武器是植物啊蔷薇花什么的,那位的长相倒并不是妖艳款的。”

    “随你怎么说咯,我又没见过那位魔界的极恶盗贼。”

    “不要在这种地方耍无赖啊,总大将!”

    “望月大人,我们今天学什么啊?而且怎么不见浓姬姐姐?”夏油杰看黑狐狸蹦得连他都快抱不住了,连忙转移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