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街

 “什么,我也要去!?”

    “怎么,带你玩还不高兴?长长见识,把耳朵和尾巴收起来,玉梓,不然去了江户,你一尾巴不知道能扫到多少阴阳师呢。”山吹望月看起来倒不意外,笑吟吟地看向小狸猫。

    “我才不要去人类那么多的地方。”玉梓皱眉。

    “这样,要是你白天听话,晚上我带你去逛花街。”

    “花、花街!”玉梓脸色爆红:“谁要逛花街啊,我还没成年!”

    半妖由于拥有人类血统所以成年会更偏向人类一些,而玉梓是纯种狸猫,所以直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成年,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身上强大的妖力更显得玉梓天赋卓越。

    “望月大人,什么是花街啊?”夏油杰好奇地拉着山吹望月的袖子晃啊晃。

    “花街就是……”

    “等等,对人类幼崽怎么说这种事情,要等他长大了才能说的!”黑狐狸就跟烫了脚一样跳起来,大尾巴一甩,像一团漆黑的蒲公英。

    “那有什么的,你就是操心太多了,”山吹望月一手按下黑狐狸团,开口把刚才的话说完:“花街就是会有很多好吃的点心和好酒的地方,买关东煮的狐狸家时不时也会去那附近摆摊。”

    黑狐狸消停了,看来自家大将还是懂什么可以在小朋友面前说,什么不可以的。

    “有很多好吃的吗,那我也想去。”

    夏油杰的话让黑狐狸又挣扎起来。

    “总大将啊啊啊!!”

    “好啊,玉梓听话的话晚上带上你一起去。”

    “为什么是我听话啊?!”

    玉梓的反抗无效,理所当然被镇压了。

    而既然要带夏油杰一起出门,那就需要跟家长说一声。

    山吹望月没有夏油家的电话,但还好夏油杰记得,便打了个电话过去,是夏油夫人接的。她一听是山吹望月要带自家小孩出门,便很愉快地同意了,还让夏油杰记得听话。

    东京。池袋。

    “梨音在家里一般做什么呢?”走在路上,山吹望月问夏油杰。

    虽然戴着面具遮着脸,还穿着羽织和服,但是来往路过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山吹望月的不同。

    小狸猫走在他身边,看看周围丝毫没有朝他们投来注意力的人群,又看看悠哉悠哉跟人类幼崽聊天的山吹望月,难得的沉默了。

    这就是父亲让他来看的大妖怪的实力吗?

    这种隐藏自己和周围人存在感的能力……明明是那么强大的妖怪首领,真是可怕。

    但是与此同时,玉梓有些不甘心,明明妖怪们都这么强大,为什么还要对人类退让,四国是这样,关西是这样,听说关东也是这样,那边的奴良组一代目甚至还娶了一位人类夫人。

    他一想到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狸猫先辈,想到自己出生时的那种环境,就会觉得不甘心。

    这个时候,黑发的妖怪就好像察觉到玉梓的负面情绪一样,在男孩低头思考的时候,偏头朝他笑了笑,将食指抵在唇上。

    莫名的,说不上来是什么缘由,玉梓一下子平静下来了。

    如果是望月大人的话,一定有他的理由吧。

    等到合适的时机,玉梓想,他会跟自己解释的。

    “妈妈吗,一般会在家做家务,做饭,然后我们吃完饭之后洗碗,洗完碗之后来看我的作业。”小男孩认真回忆,然后一字一句告诉山吹望月。

    “不常出门吗?”

    “是的。”夏油杰点点头。

    “那我们来给梨音买束花带回去吧,就当是你出门给她买的礼物,怎么样?”黑发青年微笑着提出来了建议,理所当然得到了小孩积极的赞同。

    东京的生活节奏很快,是现代化的大都市,东口区更是喧哗又热闹。

    至少山吹望月已经拉了好几次停在原地不动一脸“这是什么好新奇”的玉梓——走着走着就站住不动了。

    小狸猫初入人类社会,没有他自己预想的那么排斥,反倒是被新奇事物迷了眼。

    反倒是夏油杰一直很乖,就算视线乱飘也会跟在山吹望月旁边,不牵手也没有问题。

    他们先去选了花的种类,山吹望月付了钱让店员包装然后送去卡片上的地址,他自己则是带着两个小的继续逛逛。

    “你对摩托车感兴趣,那我们就去看看摩托车。”

    山吹望月记得玉梓刚才看着外面的样车就站住不动,想着好像无论是妖怪还是人类里面的男性都会对车感兴趣,巴卫算例外,他是和服狂热爱好者。

    “好。”玉梓看着还有点不好意思。

    山吹望月对摩托车不太了解,所以就让玉梓自己看,喜欢哪个外表就买哪个,内里回去了还可以用妖力改装,想跑多快就跑多快,还不用加油。如果没记错的话,奴良组有一个妖怪也对摩托车兴趣正浓,天天晚上骑着摩托车在东京疾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