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街

    早樱盛开的时候,夏油杰已经熟悉了自己家去望月宅的路。

    他每次回来都会带一束山吹花回来,就跟第一次夏油夫人带他去的时候一样,后来除去必要的取花,他自己也在空闲着的时候会去串门。山吹望月在的时候会讲故事给他听,男孩安安静静地听着那个自己母亲曾经踏入的光怪陆离的世界的故事。

    他熟门熟路地去敲门,雨女浓姬笑吟吟地开门迎他进来,备好了茶点。

    山吹望月靠在庭院的躺椅上,由于每次夏油杰来见到的都是这样的场景,他也习惯了妖怪大人整天不用像父亲一样出门工作。

    虽然一开始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既然他都能看见爸爸妈妈看不到的东西,而这边这位妖怪大人也是妈妈信赖的人,他给的山吹花也确实有效,夏油杰就觉得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在知道路之后,夏油杰往这边跑得还会更勤快一些。

    夏油夫人跟了几次,见自己孩子已经熟悉了路,而且整条路上也没什么危险之后,便让他自由活动了。

    “杰,来,过来。”山吹望月笑着朝那孩子招招手。

    夏油杰听话地小跑过来,浓姬摆了椅子给他,让夏油杰坐在山吹望月旁边。

    “已经习惯了吗,周围没有咒灵的日子。”

    男孩沉默了一会,犹豫地说:“其实没有,反而不太习惯。但是妈妈觉得这样更好。”

    “望月大人,是不是其实我的能力并没有被压制,我也不是看不见了,只是您的花让我周围不再出现咒灵了。”

    “是的,”山吹望月微笑了一下,“那你怎么发现的呢,杰?”

    “是花,山吹花上面有的时候会洒下来一些黑色的、像雾一样的,虽然很快就散开在空气里,但感觉它一直存在。在雾气散开之后,就会出现那种很怪异的清净,感觉周围被清扫地彻彻底底了一样。”夏油杰尽力用自己在国小学到的词汇来形容。

    “那是我的妖力,这花能一直常开不败也是因为我在用妖力滋养。”

    “我能学吗?”

    “学什么?”

    “学着让周围的咒灵都不敢接近我。望月大人不是也说我天赋很好吗?”男孩歪歪头。

    “这样的话,妈妈就不会担心了吧,而且我以后会长大,变成大孩子,不能只是依靠望月大人的花,我也要保护爸爸妈妈。”

    夏油杰看向山吹望月的眼睛亮晶晶的,仿佛能透过他的眼睛看到那个他可以保护家人的未来。

    “好啊,我来指导你如何运用咒力。”山吹望月从善如流。

    玉梓望着庭院里其乐融融的山吹望月和夏油杰,狸猫耳朵噌地一下冒出来,尾巴也在后面甩啊甩。

    “玉梓,你怎么在这里?”

    狸猫回头一看,是黑狐狸。黑狐狸行迹成谜,神出鬼没,玉梓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窜过来的。

    不过玉梓知道他是望月组少见的经常以本体活动的妖怪,也是望月组的一员大将。

    “不是说那个人类幼崽来的时候不让我过去吗?”小狸猫瞥了他一眼,略带不满。

    “望月大人是这么说的吗?”

    “不然呢。”玉梓继续盯着看庭院,都快飞机耳了。

    “哈,你小子还挺听总大将的话的。那我先过去一步。”黑狐狸说完之后灵巧地踩上玉梓的肩,以玉梓的头为跳板一跃而起,最后轻巧地落在山吹望月的躺椅扶手上。

    夏油杰被突然出现的狐狸吓了一跳,小男孩睁大了眼睛,傻愣愣地跟黑狐狸对视,连刚才刚到嘴边的话都忘了说。

    “瞧你,吓着小孩了。”

    “哪有,看我皮毛多光滑。”黑狐狸回头看了山吹望月一眼。

    “狐狸……”夏油杰看看有着罕见纯黑毛皮的狐狸,又看看山吹望月,心里更加坚定了山吹望月本体也是狐狸的想法。

    “嗯,狐狸。”黑发的妖怪笑了笑,“刚说到哪了?你说想去东京看看?”

    “是。”男孩看起来还有点不好意思,稍稍低着头,眼神乱飘。山吹望月觉得这个角度看起来他跟黑狐狸还有点像,心里一乐,但顾念着夏油杰脸皮薄,没笑出声来。

    “可以啊,没问题,正好把玉梓也带上,让你们这两个小孩看看繁华的江户长什么样。”

    “江户?”夏油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东京,江户就是没改名的东京,之前叫惯了,没改过来。”

    “我们一起去东京。”

    夏油杰一脸惊喜地望向他,却听见里院传来了陌生的声音。他下意识张望过去。

    那看起来比他大不少的黑发少年一下子就窜了出来,头顶着耳朵,后面还有尾巴在晃悠,看起来活力十足。

    是没见过的妖怪……有耳朵还有尾巴,是猫吗?

    玉梓并没有隐藏自己妖力的习惯,所以夏油杰一眼就能看到他身上的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