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夏油

纪跟五条家的六眼应该差不多,术式也应当显现出来了。

    小男孩看了看自己的母亲,便乖乖地上前,走到山吹望月面前,夏油杰仰头看着他。

    他的眼型是比较狭长的那一款型的,放在圆乎乎的小脸上,倒也有几分可爱。

    也许是因为那双少见的金色眼睛,也许是因为遮住了半张脸的狐狸面具吸引住了夏油杰,他看着山吹望月的眼睛里满是好奇。

    山吹望月的妖力和死气一般情况下都收敛得很好,一方面是滑头鬼种族天赋,一方面是他习惯这么做。这样的话他在变成人类的那些天就不会有妖怪察觉。

    所以小男孩也没有看到妖气,在他面前的黑发男人身上没有他曾经见过的那些黑乎乎的东西身上那样令人惧怕的黑气,但是无论是男人给人的感觉,还是他的眼睛,都能表明这人并非常人。

    小男孩想到一开始山吹望月提到的稻荷神,又想到曾经看过的志怪故事。

    所以……他面前的是狐狸精吗?

    山吹望月不知道面前的这孩子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他仔细观察了男孩,用自己的妖力探了探,得知了他的术式——咒灵操术。

    没想到这还是个小咒灵操使。山吹望月挑了挑眉。

    这种术式没有五条家的无下限那么罕见,但也是一种相当强力的术式。再配上夏油杰强大出彩的咒力,日后成长起来,说不定能与六眼一分高下。

    “他很有能力,梨音。”山吹望月摆摆手让这个小咒灵操使回到了他母亲的身边,然后按照自己的习惯直接称呼了妇人的名字。

    “如果你介意的话,可以让他一周来我这边一次,我来教他控制的方法。”

    “控制了,就可以不去看了吗?”妇人想起来自己步入社会开始工作起就再也看不到原本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了,便想着自己的儿子会不会也是这种情况。

    “很遗憾,不能。”

    “这样啊……”妇人垂下了头。

    黑发的半妖看着面前规规矩矩跪坐的妇人,想起来了她年轻时雀跃的眉眼。

    梨音得救了之后一脸兴奋地问他是不是稻荷神大人,得到否定答案后又问他是不是稻荷神的神使,山吹望月不知所以,但还是回答了不是。

    那妖怪大人你的本体是狐狸吗?女孩的问话仿佛又在他耳边想起。

    他叹了口气。

    “如果你希望的话,这个你带回去,让你孩子带着,可以维持一个月的安稳。”山吹望月起身,走去折下一截树枝,然后回来放在矮桌上。盛放的山吹花明黄,还有些许花骨朵点缀。

    “但是有一点我要说明,你的孩子很优秀,梨音。这种优秀是无法抑制的,他很有天赋。我只是暂时给你一种可以隐藏他的才能的方法。等到十三岁的时候,这种方法就不管用了。”

    “这就足够了,谢谢您,望月大人,我下个月再带杰过来。”妇人行了一个大礼,随后带着她的儿子离开了。

    黑发的男孩在走的时候还时不时回头看看山吹望月,山吹望月则回给他一个微笑。

    他和之前父母带自己去见过的医生都不太一样。夏油杰有些懵懂地想。

    “妈妈,刚才这位先生说你以前也能看见?”

    小孩子的世界总是有一说一,走在路上,夏油杰疑惑地看向自己的母亲。

    “那为什么爸爸要我去医院的时候你不说呢?”

    这样单纯的疑惑几乎刺伤了妇人,她顿了顿,才轻声回答:“你爸爸对这种事情不太相信。”

    “妈妈今天带你来,以后也会带你来的事情不要告诉你爸爸,好吗,杰?”

    夏油杰似懂非懂,“这样的话,就是我和妈妈的小秘密了,是这样吗?”

    “是的,杰是好孩子。”

    夏油夫人把之前一直攥在手里的那枝山吹花小心递给夏油杰,“这个你拿好。”

    “我知道,妈妈,这个我不会离身的。”夏油杰接过来,装进口袋里。

    “妈妈,刚才那位先生是狐狸精吗?稻荷神大人的神使?”夏油杰忽得想起来了刚才的疑问,踮起脚尖小声问自己的妈妈,还注意不让别人听见。

    “望月大人不是稻荷神大人的神使,也不是狐狸。”夏油夫人想起来当时山吹望月极具耐心的一一否定,露出了微笑。

    “那他是什么呀?”

    “嗯…他是一位很好很好的妖怪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