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夏油

    妖怪对于日期来说都不太敏感,人类小孩更是见风就长,山吹望月只觉得当初得到六眼诞生的消息还没多久,就又听到了六眼长大确认有无下限的消息。

    “看来五条家要得意起来了。”

    “上一个六眼在的时候他们可没这么嚣张。”浓姬看起来很是不平。

    她是经历过以前的时代的,五条家的白发咒术师身着和服,所到之处绝对没有咒灵敢造次,蠢蠢欲动的诅咒师被六眼一个眼神便震撼得动弹不得。

    但是她跟随的总大将有先见之明,跟居于高台之上的人类打好了关系,居住的宅邸里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咒术师敢不递请帖就上门拜访。

    何况她见过的——

    白发的咒术师将那双苍天之瞳收敛在符咒之下,锋利的咒力被藏在干净的羽织里,五条家惯有的好相貌上露出些许温和的笑容。

    请咒术师在妖怪的宅邸里喝酒。这大概是只有她的总大将才能做出的事情了。

    “以前有禅院家的十种影法师在前面顶着,五条自然嚣张不起来。”

    而且时代也不一样了。

    山吹望月本人倒是觉得无所谓。时代的大浪来了他也不能逆流而上,不过顺着海浪漂一漂还可以。

    之前他便靠着自己那双能看见旁人身上死气的眼睛靠上了位高权重的大臣。有权有势的人类哪个没有自己的小心思,只需要他展现出自己的能力以及相对应的弱点,他们自己就会拦着蠢蠢欲动的咒术师和除妖师的。

    “那禅院家也太没用了。”雨女撇撇嘴,嘀咕着以前那群禅院没少干坏事。

    “望月大人!有人类在外面!要不要我去赶他们走!”小跑过来的是玉梓,他对人类其实没什么好感。

    三百多年以前,狸猫和人类有一场大战,可惜狸猫们伤亡惨重,四国不再是狸猫们狂欢的真正乐园。玉梓出生的时候正是战争的尾声,要他对人类有好感着实有些勉强他了。

    玉梓的提议想当然不会被采纳,山吹望月摆摆手让浓姬带玉梓去后面,他自己走去开了门。

    外面站着一个女人,她领着一个孩子,看起来有些紧张。但在山吹望月打开门之后,女人眼睛一亮,她有些急切地开口。

    “望月大人,不知道您有没有印象,就是…十年前的百鬼夜行,您救过我一次!”

    “不要着急,慢慢说,我对你有印象,半夜不睡觉跑来看稻荷神社的女孩。”山吹望月朝她笑了一下,放缓了语速。

    他记得的,那次百鬼夜行快结束的时候,夜深人静的街道上有一个穿着水手裙的少女在狂奔,她的身后是追着她的咒灵。

    而现在,看她的模样打扮,当年的少女已经嫁人了。

    “是、是的!”妇人眼睛一亮。

    “来,进来说吧。”山吹望月让开了路,让母子二人进来。

    山吹望月让他们进了前院,坐在外面的软垫上,摆了茶和点心。

    男孩一进来就看到了那常开不败的山吹花,鲜艳又明媚。其实这是相当常见的品种,但是一般都是在山野里见到,很少有人特意种植在院子里。

    但是,他依稀记得现在好像不是山吹花开放的季节?公园里的花一朵也没开,这里怎么开了这么多花呀?

    小孩很疑惑。

    妇人倒是没有自己的孩子那样有闲情逸致,还会观察周围的环境。

    她落座之后,在山吹望月的询问下开始组织语言。

    “啊……是,这样的,这是我的孩子,夏油杰。”

    “杰他说总会看见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我一开始想会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后来去医院也看了,但是没什么问题,我就忽然想起来了以前的事情,所以就找上来了……杰他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妇人一开始说话还有些磕磕绊绊,但是后面就顺畅得多了。

    黑发的小男孩刚开始的时候还会打量周围,听到自己的母亲这样说之后,便习以为常地低下了头。

    “你的孩子没事,他也没有被缠上,他只是正好能看见。”山吹望月一打量就知道这孩子没什么问题,只不过恰好是个咒术师的好苗子。

    “看见?那、能不能让他别去看啊。”妇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别担心,他只是像你以前一样,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事物。而且这孩子天赋很好,如果强行让他看不到的话对他来说反而是灾难。”

    除妖师也好,咒术师也好,有天赋的人死了之后尸体都会被拉去拆开做成有用的工具。除妖师的骨可以磨成灰掺入竹末,做出来的符更加厉害。

    咒术师的血肉也好,骨也好,都可以被带回去作为实验诅咒的材料,亦或是成为咒具的一部分。

    不过山吹望月暂时无意与她明说这一点。

    “你过来,让我看看。”

    既然是咒术师,而且咒力这么强,那就应该有术式。看这孩子的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