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

    新年新气象,按照传统的礼仪和习俗,还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规矩,各大势力都会相互登门拜访,举办宴会,在觥筹交错之间商谈事宜,虽然不会在新年的时候开展业务,但是会按照惯例商量展望一下未来。

    人类是这样的,生存在人类之中的妖怪也不免受到了这些繁文缛节的影响,尤其是越来越现代化高速发展的现在。

    只不过妖怪势力之间的拜访会更加简单一些。

    浮世绘町,奴良组的大本营,此时正有一位妖怪代表她的大将前来拜访。

    奴良组是东日本妖怪中最大的派系,尤其是在二代目奴良鲤伴上任之后,在江户时期,这位二代目带领奴良组走向了鼎盛。

    但是正如奴良组掌握了东边一样,西边的妖怪也被一个妖怪组织所掌握着。

    “妾身名为浓姬,代表望月大人前来拜访奴良大人。”

    黑色的长发被墨绿色的簪子绾着,面容清丽秀美,穿着一身深色的长振袖,举手投足皆是庄重典雅,浓姬眉眼弯弯,嘴角带着谦和的笑意,好似从画中走出来的美人。

    而值得注意的是,她的周围就连空气都是湿润的,仿佛很快就会下起绵绵小雨。

    ——望月组的雨女浓姬。

    没有任何妖怪敢小觑这位伴随着望月组总大将一路走来、深受器重的女妖怪,浓姬手上染的血下几场雨都够用了。

    就跟他们奴良组的雪女一样,浓姬也是少见的强大的女妖怪。

    “浓姬大人这边请,二代目在里面等您。”门口的小妖怪在得到里面的回应之后便带着浓姬进了奴良组的大门。

    奴良组一代目跟人类公主结婚,生下了半妖奴良鲤伴,这位二代目强悍地超过很多的大妖怪,打下了赫赫威名,只是在第一位夫人离开之后一直都没有再续娶。有不少奴良组的妖怪还念着直到今日都还没有什么影子的三代目。

    不过这跟浓姬无关,她的总大将至今为止连露水情缘也没有,问就是“欸呀我还年轻呢,这种事情不着急,看缘分”。

    望月组起家于平安时代,他们总大将说不定比奴良组一代目奴良滑瓢都大,结果望月大人还能很自然地说自己年轻,这让浓姬不得不佩服。

    雨女淡定自若地跟着引路的妖怪走过曲曲折折的古朴走廊,走进奴良组的会客室。

    “奴良大人。”浓姬行礼。

    “浓姬姐姐不必客气,请坐吧。”奴良鲤伴笑意盈盈,大妖怪的威势不减,但是没有分毫敌意。

    他下方的妖怪们都沉默不语,只要是老资历的妖怪都知道他们二代目为什么对望月组的雨女浓姬这么客气礼貌。浓姬曾经在奴良鲤伴年轻的时候救过山吹乙女一次,那还是奴良鲤伴刚掌权奴良组不久,一时不察让敌人钻了空子。

    从此以后,望月组的浓姬便成了奴良组的座上宾,哪怕是过去了这么久,发生了不少事情,现在也依旧如此。

    “望月大人的意思是,五条家的六眼已经确认了有无下限术式,往后局势说不定要发生不少变化。”浓姬低眉顺眼,一派谦和恭敬,并不受奴良鲤伴的礼遇所影响,这也是奴良组的妖怪们没有明面上抗议过的原因。

    “虽说一动不如一静,但妖怪的世界,强者生,弱者死,趁着乱起来的时候,不知奴良大人可有意一起围剿羽衣狐?”

    “羽衣狐……”

    这个名字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奴良组跟羽衣狐可以说是有着血海深仇。

    从一代目夫人被羽衣狐抢走到奴良滑瓢的肝被挖走,再到奴良鲤伴的前夫人多年无子远走他乡……他们之间的恩怨可以说是一时半会都说不尽。

    虽然奴良鲤伴不知道他与山吹乙女无子是因为羽衣狐的诅咒的缘故,但是这位奴良组的二代目曾多次挫败了羽衣狐的复活,这就足够令他们针锋相对了。

    “我们家跟羽衣狐的仇怨想必浓姬姐姐也知道,答应倒是无妨,只不过我有些好奇,望月为什么想这么做。”

    “妾身不知。但只要是望月大人想做的,吾等必竭尽全力。”雨女表情不变,语气谦和地回话。

    “好,我们奴良组答应了。”奴良鲤伴点点头。

    反正现在也不急,离六眼长大,咒灵变强也还需要不少时间,在新年末尾的时候来拜访说这件事情,望月组那边也不过是想要一个合作意向罢了。妖怪的时间计量单位一向以十多年为一个单位。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浓姬说着,从衣袖里抽出了一卷卷轴。

    “这是新年贺礼。”

    事情说完了,送完了礼,浓姬便辞别了。妖怪之间倒也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

    奴良鲤伴打开了卷轴,挑了挑眉。

    “这上面蕴含的妖力,怕是那位大家的作品,我听说他早就隐居去了浮春之乡,没想到望月连那边都有联系。”

    左奴良,右望月,说的就是这几百年来妖怪的势力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