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几乎一模一样

    江妤汐摇头,“没事。”笑容在嘴角绽放。

    和刚才应酬的笑完全不一样,这是发自内心的喜悦,笑容也愈发璀璨夺目。

    “一定一定。”曹永俊笑得见眉不见眼,“还请白夫人多多提携。”

    杨征明也忙说:“以后怕是要叨扰白夫人了。”

    柳蜜毕竟是女人,心思细腻些,四十多岁了,又是过来人,看着江妤汐和身旁男人的互动,还有让大家叫她白夫人,瞬间明白了什么,笑着说:“白夫人,你身边这位就是你爱人白先生吧?”

    不得不说这个柳蜜是个人精,‘爱人’两个字可比丈夫或者老公听了更让人心情愉悦。

    而且她还特意将白枫的姓氏说出来,不就是在告诉大家,江妤汐让大家叫她白夫人的原因是因为身旁这个男人么?

    江妤汐听了只觉得柳蜜看着真顺眼,笑着点头,还不忘含情脉脉的看一眼白枫,“嗯,他是我爱人。”

    白枫眸色微顿,爱人两个字从别人口中说出来不过就是一个词语,可从江妤汐嘴里说出来,却别有一番滋味。

    即便知道她说这话或许没几分真心,但是白枫的心情还是因她这句话变得愉悦起来。

    大拇指在她纤细的腰肢上轻轻剐蹭了几下。

    江妤汐本来就觉得腰间被白枫揽着的那片肌肤有点发烫,他这一动,她只觉得似有一阵电流淌过,腰麻了一片,身子也下意识站直了些。

    然后偷偷瞅了白枫一眼。

    他目视前方,面容平静,嘴角还噙着几分礼貌应酬的淡笑,仿佛刚刚蹭她腰的人不是他。

    江妤汐脑子里突然冒出‘衣冠楚楚’这个成语。

    “白夫人的爱人长得可真帅,气宇轩昂,玉树临风,而且一看就是特别温柔体贴的男人。”

    柳蜜的话拉回了江妤汐的思绪,她看着柳蜜说:“谢谢夸奖,能遇见他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好话不要钱似的往外冒。

    听得一旁的白枫嘴角抑制不住的缓缓上扬。

    “不知能否加一下白夫人的微信?平时得空的时候,可以一起逛逛街,喝喝下午茶。”柳蜜说。

    江妤汐十分好说话的从手包里拿出手机。

    很快两人就加上了好友。

    柳蜜是一把交际的能手,知道适可而止,微信到手了,以后还怕没机会合作?加了好友后说:“那白夫人忙,我就不打扰了。”

    江妤汐微微颔首。

    本来江氏集团在滁城就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大家都想与之合作。

    如今江氏集团又搭上了华国赫赫有名的巨亚集团,将来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众人看着柳蜜的这番操作,再傻也明白了过来,要想巴结江妤汐,得先夸她老公。

    于是乎……

    “白夫人,你老公真是一表人才,品貌不凡啊。”

    “清新俊逸,风流倜傥。”

    “彬彬有礼,谈吐高雅。”

    “温文尔雅,和煦如风。”

    “高大威猛,体贴入微。”

    江妤汐被大家围在中间,你一言我一语,吵得脑门疼,虽然她希望大家尊重白枫,但也不是这样盲目乱夸,是从心里尊重,而不是为了合作巴结讨好的随口一说。

    “那个……”江妤汐打断众人,“我去一下洗手间。”

    众人有些失望,联系方式还没到手,合作意向也没达成,但人家要上洗手间,他们也不能拦着。

    江妤汐好不容易从人堆里出来,见大家还眼巴巴的看着她,只好去洗手间先躲一躲了,她对白枫说:“你别乱跑,我去一趟洗手间。”

    “我和你一起去。”

    “啊?”

    白枫视线指了一下周围的人,压低嗓音说:“你觉得你走了,他们能放过我吗?”

    江妤汐,“……”好像是不能,她将白枫地位抬起来了,他们可不上赶子巴结讨好吗?

    唉,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呀。

    叹息一声,“走吧。”

    洗手间在别墅尽头,要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

    大家都在大厅推杯交盏的攀交情,走廊这边倒是很安静。

    江妤汐觉得来了,索性就去洗手间补一下妆。

    白枫没进去,站在走廊等她,他拿出手机随意看着。

    突然……

    “瑾赫。”

    一道嗓音从前方传来。

    白枫握着手机的手猛然一紧,随即又继续若无其事的滑动屏幕,继续看手机。

    “瑾赫。”

    女人的嗓音再次传来。

    白枫这才将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抬眸看向前方,入目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女人。

    他左右看了一下,走廊只有他一人,这才又重新看向女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