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伪装

    陶勇妈忽地眯起眼睛,望向陶甜甜的眼神带了审视的意外。

    陶甜甜好似没察觉,吐了吐舌头调皮道,“婉姐姐看着跟我年纪差不多大,长得又好看,总觉得叫姑或姨会把你叫老。”察觉小妈的眼神离开,心底微微松了口气,她差点暴露了。

    生活在陶家这样女儿多的家庭,想要脱颖而出特别难。大姐陶月月占了出生优势,嘴巴又甜,很受家里长辈宠爱,家里有什么好东西,都先紧张着她。哪怕本属于她们的那一份,只要大姐看中,都得让给她。

    有她事事抢在前面,其他姐妹根本没有出头的机会。按理她陶甜甜是最小的孩子,更能得到关爱,但事实跟其他姐妹没任何区别。所以,想要被关注,就必须另辟蹊径。

    当她又一次替大姐背锅,因故作天真而侥幸免去惩罚时,便心中有了计较。大约他们家人心眼都多,太会算计,忽然出现这么个蠢笨无知的,才格外稀罕。

    吃到了甜头,她自是不会摘掉自己的伪装。之后她将天真越扮越纯熟,有时候自己都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她好像在不知不觉中迷失了自己。

    然当她发现大姐过分关注苏家,特别是苏婉家时,她也间接知道一切,陆焱这个名字同样在她心底也起了涟漪,竟意外地唤醒了她。当她在犹豫是否要付诸于行动时,一辆上万的摩托车出现在她眼前。她敢肯定,陆焱的家底绝对不止上万元。

    想到这钱以后会成为自己的,陶甜甜当即在心底盘算起来。比起她大姐一个离婚的,她的优势会更为明显。倒是苏婉,可能比调查地更难对付。她之前几番试探,都被不轻不重顶回来。

    “我不在意这些,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苏军和你一般大,不也还得叫我姑?说来还是我占便宜,年纪小反倒处处占了‘长’字。”

    “嗯嗯。”陶甜甜只做点头却是没开口。

    这是不肯了?妈哒,苏婉挑了挑眉,眼里闪过一丝厉色,不愿意也得愿意,这可由不得你!她以长辈的口吻道,“你这年纪正是说亲的好时候,有订下的人家吗?”

    陶甜甜猛地抬头,有片刻慌神,她不怕苏婉,怕的是被小妈小爹察觉。陶家人向来清高,绝不允许她们这么干。“没……没有,”陶甜甜一副娇羞的模样,“我才开始学医,得沉下心学几年,反正年岁还小,不急着订。”

    “哦?你大姐刚不是说你已经出师了吗?”苏婉不咸不淡道。她感觉有些恶心,这人即不是因为要救死扶伤而学医,也不是把它当作一份工作要认真完成,只因陆焱的媳妇、她--会医术。

    这么做无非两个原因,要么模仿她,要么把她比下去。她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又或者前者是短期目标,后者是长期目标。

    妈哒,太特么不要脸了!天下男人又不是死绝了,惦记别人有主的。

    陶甜甜尴尬地笑了笑,“不过大姐的玩笑话。”

    “医生是个很严肃的职业,他的使命是救死扶伤、治病救人!这是你选择成为医生时必须牢牢铭记的一点,一刻也不能忘怀。

    除此外,身为医生必须具备夯实的医学知识储备和熟练的看病技能,不断学习的耐心,以及清晰的自我认知能力。你可以看不了,转交给更有能力的人,但不能看错,因为很多患者是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医生是个容错率为0的高风险职业。

    如果你能做到这些,那么恭喜你可以成为一名医生。但若想要成为优秀医生,除我刚说的,还要有丰富的经验积累。如果成为这中的佼佼者,还要加一条,热情!因为热情而忘我投入,因为热情而孜孜不倦的学习,因为热情而给患者传递的求生的积极态度。我们不仅要有技术,还要有仁心。

    那么似乎又回到你做医生的初衷。是为治病救人还是为别的?”苏婉近乎于逼迫的眼神让陶甜甜差点脱口说出真相。

    有那么瞬间她真的感觉到无地自容。稳了稳心神,“我自然是为了治病救人。你忘了之前我还提议咱两多交流……”

    苏婉没等她说完就直接打断,“不是还没学成吗?”

    “呃……”

    “中医博大精深,想要学成可不容易,少说也得个十几年,到时候可不好再说亲事了,同你一般大的男生大多娶了,指不定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她又不是真的要学医?以她家的家境根本就不用这么辛苦好嘛,她要的不过是个噱头而已。再者,“这学医也没规定不能结婚?”陶甜甜扯了扯嘴。

    “是没有呀,你刚不是说要潜心学医,先不考虑定亲吗?”苏婉抚了抚额头,娇笑道,“我都要被你们姐妹俩搞糊涂了,说吧,到底哪句才是准话?”

    “……我的意思是暂且不用,但倒了年纪还是要订的。”陶甜甜被逼出一头汗,不敢有大动作,只能偷摸着用手绢擦擦。

    这是连失败后的后路也想好了。苏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就订吧,你年纪小,想来对方也愿意等个一两年。刚好可以趁此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