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魔教天外天

    第26章魔教天外天

    大空亲自把四人带到寺庙食堂。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

    四人面前的桌子上堆叠起高山一样的饭碗!!

    大空主持的两个弟子看的是嘴角不住抽搐;这几个家伙是活生生的饿死鬼投胎啊!

    无尘吃到第十八碗,喝干最后一口素面汤,才心满意足放下筷子。

    “七成饱!大空主持,金刚寺的素面当真是一绝!”

    大空坐在对面,静静看着无尘,忽然说道:

    “小家伙,若你愿意,可以暂时在金刚寺住下。”

    “.......”

    无尘一怔。

    在金刚寺住下?

    这话从何说起?

    他随即想到什么,“主持.....是知道了?”

    大空点头:“忘愁圆寂,不是小事,天下佛门都得到消息,派人去寒水寺吊唁,也知道他有个徒弟,被赶下了山。”

    潘谢二人听到这个,都竖起耳朵。

    他们很好奇这怪和尚的往事。

    “......好吧。不过弟子并不是来投靠主持的。”无尘说道:“弟子想问一些恩师生前的事情。”

    这话题颇为隐私。

    大空面色肃穆,望了一眼潘谢二人还有鲸吞素面的九五三二,站起身说道:

    “跟老衲来。”

    他几步踏离食堂,无尘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寺庙的一处偏僻角落,此地深幽安静,无人路过。

    大空问道:“你想问什么?”

    无尘刚要开口。大空主持就抢过了话头,“回答你之前,老衲也要问你几个问题。”

    “......”

    无尘想了想,点头答应。

    要是不答应,估计这个老和尚也不会告诉自己。

    “忘愁圆寂,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

    大空主持眼里骤然浮现金光,灼灼盯着无尘,好似能够洞穿一切谎言。

    无尘与之对视,坦然答道:“有关系。”

    大空主持面色一变,金刚罗汉忿怒之威压立刻溢散而出,仿佛随时都要动手:“你干了什么?!”

    无尘感到极度危险,他本能的想要逃离之里。不过他并没有那么做,苦笑一下说道:“我救了他。主持信么?”

    这是实言。

    倘若不是无尘用心魔引,忘愁恐怕会杀死满寺的人。

    “.......”

    大空主持注视无尘一会儿,眼里的金光退去,显然认可了这个说法:“你想问什么?”

    无尘松了口气,轻轻吐出几个字:“问恩师的仇人。”

    忘愁被勾引心魔而死。

    这多半是仇敌干的。

    但是无尘对忘愁过往并不了解,大空主持与忘愁数十年好友,却是一定知道。

    大空眼神微微一动:“那个老家伙的仇人不多也不少。你问这个做什么?”

    无尘没有回答,反问道:“主持可知,恩师为何发狂,杀死香客?”

    大空想了想,接道:“据说是走火入魔....”

    无尘摇头:“是被勾起心魔。”

    大空面色一凛:“是那个神秘客干的?”

    无尘坚定说道:“是。”

    当日忘愁大师身死道消前,接见了一位客人。没人知道那位客人是谁。只知道他走后,忘愁大师便走火入魔,发狂杀人.....

    “既是恩师仇敌,又拥有勾人心魔的手段,弟子想,符合这两项条件的,便是杀害恩师的凶手。”无尘把自己想法说了出来。

    大空陷入沉默。

    过了片刻,他叹口气说道:“这么说,只有魔教天外天了。”

    “天外天?”无尘眉毛一挑。

    他记得歌行里也有天外天魔教。

    没想到这个世界,也有一个天外天魔教。

    大空主持点头:“他们有一种邪术,叫魔音祸心术,能通过魔音勾人心魔。即便是宗师境,稍有疏忽,也会中招。而且,忘愁和天外天,素有仇隙。”

    无尘双目一亮。

    找到了!

    无尘追问:“大空主持,恩师和天外天结了什么仇?竟让他们下如此毒手?”

    “这个.....”

    大空合起蒲扇似的双掌,摇头不语:“阿弥陀佛,不可说,不可说。”

    这个关子卖的无尘想打人。

    “为何不可说?莫非还有什么隐情?”

    “老衲能说的都说了,此事关乎忘愁声誉,老衲不想再说,你也不要再问。”大空态度忽然变的有些强硬,话音落下,便拂袖离开。

    留下无尘在原地,不知说什么是好。

    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