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陈情奏响,万鬼哭嚎!

    夜。

    凉风习习。

    骊山之巅,一道消瘦的身影爬上了山头。

    “呼!”

    赢长夜喘着粗气,拂去额头上的汗珠。

    站在山巅,借着微弱的夜色俯瞰整片竹海和树林。

    这是十三年来,他首次踏出骊山。

    由于修炼九转驭鬼决的缘故。

    目前处于四转巅峰的赢长夜虽然已经不在依赖吸取阴气续命。

    虽然还不能做到无惧阳光。

    但是夜晚来到这骊山之巅,透透气,赏赏景还是可以的。

    迎着凉爽的夜风,赢长夜举目看去。

    夜空,星辰点点。

    缺了大半的明月,散发着柔和的微光。

    微光照耀下,整个骊山的树林都披上了一层银色的外衣。

    远处,山影重重,隐隐约约勾勒出了整个秦岭山脉的轮廓。

    “江山如画!”

    赢长夜赞叹了一声。

    自从穿越后,这是他这辈子,首次看到大秦的江山。

    这样的美景,就该延续万世。

    让后世子孙看到,我泱泱大秦的壮丽!

    随后,赢长夜陷入了思考。

    十三年前,嬴长夜入皇陵那年。

    一个皇子呱呱坠地,嬴政为之命名为胡亥。

    “现在算来,胡亥这小子应该以及十三岁了。”

    想起历史上大秦的结局,赢长夜眯起了眼睛。

    “二世而亡?”

    “不!我赢长夜不允许!”

    夜空下,赢长夜的声音回响在空旷的山谷中。

    山巅。

    赢长夜从腰间摸出一杆玉笛。

    陈情!

    有“鬼笛”之称,可操控万千鬼尸。

    一曲能使白骨生花,乃夷陵老祖魏无羡传承之物。

    但修鬼道不修仙,任千军万马,十方恶霸,九州奇侠,高岭之花,但凡化为一抔黄土。

    统统收归旗下,为夷陵老祖所用,供其驱策。

    陈情奏响,万鬼来朝。

    赢长夜将陈情凑到嘴边。

    深深的提起一口气。

    呜~

    我欲陈情予与何人听

    世道荒芜正邪何以凭

    ......

    我予笛声和君柔指琴

    万般心事托付知音人

    ......

    陈情令一出,黑白皆颠覆

    魂兮情也痴,天涯情难渡

    .....

    莫恨有江湖,信念未做主

    一琴一长笛,真心指间抚

    .........

    随着陈情令奏响,整个秦岭山脉瞬间‘活’了过来。

    泥土翻动间,一具具腐尸从地底爬出。

    白骨幽幽,摄人心魄。

    密林间,一道道半透明的虚影缓缓浮现。

    仰望着山巅那道睥睨众生的人影。

    一时间,万鬼哭嚎!

    轰轰轰!

    哐哐哐!

    骊山皇陵,石门大开。

    其中发出震耳欲聋的踏步声。

    片刻,一人一骑走出甬道。

    那人头戴诡异的红色面具,身披墨黑色铠甲。

    正是修罗白起。

    随后,十人一列的血浮屠排在其后。

    一列列的从甬道中走出。

    魔神吕布,率十万陷阵军,走出皇陵!

    十万背嵬军走出皇陵!

    十万长戟军走出皇陵!

    ......

    一去陈情奏完。

    百万大军齐列山脚。

    温宁不知何时到了赢长夜身后。

    远处人影晃动,在韩非的带领下。

    流沙全体人员,也在骊山脚下汇集。

    见此,赢长夜满意的点点头。

    这是他首次将自己的所有家底聚到一起。

    按照前世的话来说,这叫做阅兵!

    赢长夜伸手一挥。

    咚咚咚!

    战鼓擂响。

    百万大军齐声大喝。

    “杀!”

    夜光下,秦岭骊山杀声震天。

    一股血光冲天而起,直插云霄。

    直叫星辰黯淡,明月失色!

    ..................

    与此同时。

    咸阳城,阴阳家。

    东皇太一偶有所感,仰头观天。

    不看不打紧,一看把东皇太一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