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公子长夜,资质无双!

    麒麟殿。

    章邯走后。

    嬴政身后又出现一道身影。

    白衣执剑,衣袖飘飘,盖聂!

    盖聂作为鬼谷派传人之一,其剑术冠绝当世。

    有天下第一剑客,以及剑圣的美称。

    “陛下。”

    “长城那边已经传来了竣工消息。”

    嬴政闻言,点了点头。

    眼里有些惆怅。

    万里长城,十三年前和皇陵同时动工。

    主要目的是修建来抵御北方的游牧民族。

    而今,匈奴已遭覆灭,长城却在这时竣工。

    不得不说,颇具讽刺意味。

    “这么说来。”

    “皇陵那边也差不多了。”

    “转眼,十三年过去了!”

    嬴政深吸一口气。

    眼中闪过一抹追忆之色。

    出神的看向窗外的天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良久,嬴政开口问道:“盖聂。”

    “你认为寡人的儿子中,谁的剑术天资最高?”

    盖聂除了负责嬴政的贴身护卫职责以外。

    还负责教导公子们练习剑术。

    是诸多公子们的剑术老师。

    盖聂微微思索了会,道。

    “在众多公子中,扶苏公子用剑颇为光明磊落,具有仁义之风。”

    “而胡亥公子聪慧异常,剑法刁钻、狠辣,时常能够举一反三。”

    嬴政听了,也十分满意。

    对于扶苏和胡海二人。嬴政是十分看好的。

    眼下盖聂一针见血的点评出二人的风格,也正好符合嬴政心中对二人的评价。

    “所以说,你是认为扶苏和胡亥二人天赋最高咯?”

    嬴政问道。

    却见盖聂摇了摇头。

    “我只是认为二位公子在当今公子中天赋出众。”

    “而陛下的子嗣中,剑术天赋最高的另有其人。”

    “哦?”嬴政疑惑:“是谁?”

    只见盖聂深吸类口气。道。

    “公子长夜!”

    随着盖聂吐出这四个字。

    嬴政一愣。

    身体都微微顿了顿。

    “你是说夜儿的剑术天赋最高?”

    盖聂点了点头。

    “十三年前,七岁的长夜公子只花了一日时间就领悟了我半式百步飞剑。”

    嬴政闻言,眼中精光一闪,大感诧异。

    “寡人为何没有听说此事?”

    盖聂抬头看向天际,喃喃说道。

    “这是一个约定。”

    “这是臣和长夜公子只见的约定。”

    “活着走出皇陵,臣再教长夜公子剩下半式百步飞剑。”

    “哎。如今已经整整十三年了。”

    “剩下的半式百步飞剑,公子是不想学了吗?”

    听完后,嬴政的眼里亦是动容。

    仿佛看到了一大一小的身影在昏暗的房间中拉钩约定的场景。

    嬴政嫡长子,公子长夜!

    自幼身体孱弱,多灾多难。

    身患极阴之体,不能暴露在日光之下。

    嬴政曾经访遍名医,却都无能为力。

    直到七岁那年,走进了暗无天日的皇陵。

    至今已经十三年整了。

    七岁!

    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

    他却常年幽闭于暗无天日的地下陵墓之中。

    难以想象。

    他那颗幼小的内心,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煎熬。

    十三年了...

    嬴政嘴唇蠕动,但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夕阳下,嬴政挺拔的身影略微佝偻了几分。

    ................

    秦岭。

    骊山。

    始皇陵墓。

    各大墓室通道纵横交错。

    无数军队、战马、战车陈列在其中。

    数万工匠正在其中劳作。

    “哐哐当当”“乒乒乓乓”

    主墓室内。

    赢长夜缓缓收功,吐出一口浊气。

    暗暗皱起了眉头。

    九转驭鬼决第五转只差临门一脚。

    可是苦练多日,却依然没有突破的迹象。

    显然是到了瓶颈期了

    这让赢长夜有些不爽。

    这时,温宁的身影从暗处显现出来。

    “公子!”

    “皇陵的建造几乎完工,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

    “估计过要不了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