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普兰特的邀请

    洛九黎也不知道普兰特是要研究什么,这会儿天黑了,植物园里也没有多余的灯光,黑黢黢的一片,唯一的光源就是这暖房里面并不算明亮的两盏贝壳灯。

    犹豫再三,洛九黎喊道,“普兰特先生?”

    “干什么?别吵吵。”普兰特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这丑丑的植物。

    “不好意思,不过我能问一下,您这是在做什么吗?”

    又过了几分钟,普兰特叹了口气,把面前的植物放回了架子上面,说道,“看你等了这么久的份上,就跟你说说好了,这植株是偶然培育出来的特殊品种,整个星际大概也只有这一株,这个植物里面蕴含了大量增强精神力的东西,所以我们想着让它开花结出果实,希望能够培育出更多的同种植株出来。”

    “这个植物不就是您培育出来的吗?为什么不按照原来的方法继续培育,没准儿它本来就不能开花呢。”

    普兰特有些生气,“我都说了是偶然,你听不懂吗?我怎么知道是那个过程出了偏差,需要考虑的情况我都挨个试验过了,也没有一株植物跟这个是一样的,这花苞都有了,怎就不能开花了。”

    洛九黎吞了吞口水,搞研究的真是不好惹。

    他之前认识的那个研究丧尸的博士,希望能够研究出来一种药物,把丧尸重新变回人类,研究项目是伟大的,但是脾气也是真的差。

    有时候洛九黎都怀疑他是在研究过程中被丧尸咬了,这会儿这个普兰特也差不多。

    “要不您把这个东西给我看看?”

    普兰特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洛九黎,“你什么都不知道,给你看看有什么用。”

    洛九黎笑着说道,“反正您不是也没研究出来什么吗?让我看看又不影响什么。”

    普兰特不高兴的说道,“真不会说话。”普兰特嘀嘀咕咕不情不愿,但还是把刚刚放回去的植物又取了下来,“只能看不能摸啊。”

    其实这玩意儿外面还套了个玻璃罩子,洛九黎莫摸也摸不到。

    洛九黎聚精会神的盯了半天,表情从最开始的淡定变成了震惊,普兰特见状问道,“你看出什么来了?”

    “这事说来可能有些离谱……”

    “嗯?”

    “这两个花苞吵起来了。”

    “嗯?”普兰特不怎么大的眼睛都突然睁大了,“你说什么?你说它们吵起来了?这可是植物,又不能说话。”

    洛九黎无辜的眨了眨眼,他也觉得这事情离谱,可是他刚才盯着看,盯着盯着就听见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问道,“你都看了这么久了,你来评评理,是不是小左比我大一圈,他还要一个劲儿的跟我抢养分,我都不能开花了。”

    小左十分委屈的抱怨道,“小右你乱说,明明你是个大胃王,昨天博士喂的营养液,我都只喝了两滴,其他的全都进了你的肚子。”

    “那前天的不都是你吃了吗?”小右不甘示弱的说道。

    洛九黎听了一会儿,觉得这世界有些魔幻,还是说他自己有些魔幻?

    洛九黎把这俩花苞的对话跟普兰特复述了一遍,普兰特也有些震惊,“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俩没吃够,所以不开花?”

    洛九黎想了想,“我觉得不是,他俩就是在一块儿,觉得怎么分配都不公平,所以谁都不愿意开花。”

    毕竟古人说得好啊,不患寡而患不均。

    只不过洛九黎没想到,这个真理会在两个花苞上得到验证。

    “既然你听得懂,那你问问他们介不介意分开?”普兰特试探着说道,顺便也想看看洛九黎是不是在唬他。

    洛九黎笑着说道,“不用问了,普兰特先生您刚才说这话的时候,他俩都恨不得从土里跳出来。”

    分开两个字说得容易,不过这是个单株植物,普兰特想了半天,“这怎么分啊?”

    总不能直接从中间劈成两半吧。

    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其中一个花苞掐掉,但很明显普兰特并不想这么做。

    就两个花苞,哪里舍得掐掉一个。

    小右忍不住嚷嚷道,“我离开母体也能活的,不过你得让我跟着你。”

    洛九黎听见后指了指自己,“说我吗?”

    “对啊,你跟母体的气味差不多。”

    洛九黎听着这话总觉得怪怪的。

    普兰特见洛九黎自言自语,忍不住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啊?”

    “那什么……普兰特先生……”洛九黎有些为难的说道,“我真不是要占便宜,但是小右说它可以脱离植株,不过得跟着我。”

    就算洛九黎丑话说在前头,普兰特还是觉得他在占便宜,不过没有说出口,只是问道,“小右是谁?”

    “就是右边这个花苞,左边那个叫小左。”

    普兰特有些犹豫,虽然洛九黎是尤娅引荐过来的,但毕竟不是尤娅亲生的孩子,谁知道有没有什么坏心思,“你要怎么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

    洛九黎也觉得他这个口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