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他在吃醋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他明白叶肃不是非找他不可,毕竟公平。

“咬吧, 你不是就喜欢强迫我吗?”沈暮感受到对方的动作,并没有任何躲避。

可这句话却刺痛了叶肃的神经,他记起以往自己做过的事,想要标记对方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然而叶肃听见对方的话,却立马生了气,他眼中闪过不可置信,紧接着大声冲沈暮反问:“你非要说这些话来刺我是吗?你明知道我喜欢你,为什么还叫我去找别人,我告诉你我不会去的,我只要你一个人。”

沈暮闭了闭眼,思绪有短暂的放空,随后才再次去推对方的手:“你走吧,叶肃,我们离婚的那天我就说过了,你可以去找更听话、更符合你心意的Omega。”

可他还记得医生说过,孩子需要息素, 所以并没有推开对方,只是闭着眼睛打算休息。

不过还没站多久,一辆黑色的宾利却突然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他说不清在听到叶肃说喜欢。上自己时心里是什么感受,但却记起以往无数次恳求对方抱一抱他时,每回被拒绝是什么滋味。

他喘着气在沈暮耳朵上亲了亲,却再也没能看到对方耳根上泛出的红晕。

就是不知道肚子里的小家伙觉得怎么样。

从前发情期的时候,他也很想自己的地对待他, 可是没有,他什么也没有得到过。

沈暮说完,又转身朝向另一侧,轻声开口: “你今晚想留下还是离开,都随便你,但麻烦你把信息素收一收,不要吓到孩子。"

实际上他的确没有撒谎, 因为吃了宣嘉那个不知道名字的药,导致他心底对于对方的渴望也不断上升,时刻像要爆炸,所以他只能提醒自己0,勉强靠亲吻对方来获得一丝慰藉。沈暮没有说话,他如今因为怀孕好几个月,所以不再有发情期,以至于虽然能感受到对方的信息素,但却没有产生太大影响。

“可你以前,不就是那样对我的吗?”沈暮看着窗外的月色,心底却涌上苦涩。

他收拾好东西下班回家,走到半路却下起了雨,因为忘了带伞,他只好跑到站台下躲雨。

他没有多想,收拾了东西去上班,他们工作室最近在忙着组织签售会,里面也有他的作品,只是因为结婚而断更了许久,所以近来也比较忙。

等反应过来,他才慌忙伸手重新搂住对方,靠在沈薯后颈处低声解释:“对不起,但我、我控制不住。”821573506

于是后面两天他都在忙着工作, 直到他将漫画的番外篇线稿画完,也终于得到了一天多余的假期。沈暮感到开心,比起以往总围着叶肃一个人转,如今工作起来虽然偶尔会比较忙,但至少充实了不少。

“我谁都不想要,我只想要你,兔宝,我们一起看着孩子出生好吗?我会努力做个好爸爸,也不会再让你哭了。”叶肃不愿再听对方说这种话,只低头去吻沈暮的腺体,牙齿也在那片薄薄的皮肤上徘徊。

叶肃感到难以言喻的痛楚从喉间涌过,随后不再言语,三两步进了浴室。沈暮听见卫生间里传来阵阵水声,到最后也不愿去管,只是盖紧被子默默闭,上了眼睛。

所以就算没有他的信息素,叶肃也可以去找别人。

他伸手去摸沈暮的肚子,处在易感期时的声音也全然不似平日里的冷静,而是隐约透出一丝小孩子才会有的急切,宛如迫切想要获得自己0。沈暮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若是换做以前,他必定会臣服在对方的攻势下,可是如今,因为这个孩子,他对于叶肃信息素的感知能力好像也下降了。

被一个, 此后每回发情期也只能和对方度过,但反。

“你知道我现在怀孕了,没办法满足你,所以你还是走吧,去找个能陪你的0-一下易感期。”沈暮缓缓开口提议,

叶肃看到沈暮闭上眼睛,还有这副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样子,顿时愣在原地。

叶肃没有听见对方的回答,却又不敢太放肆,只能低头轻吻了下沈暮的腺体,凑近他耳朵轻声开口:“兔宝,给我一点儿你的信息素,可以吗?”

第二天早上天亮时,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另外一个人的身影。沈暮从床上坐起,还以为昨晚只是个梦,可浴室里还残留的信息素气味提醒他,一切都是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