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繁星 第(1/3)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精神力直接突破屏障,刑况引发他的图腾震荡,直至陷入昏迷。

但是和调查队的队友们一起吃饭却是常态,多数时候他连话都不需要讲,气氛也依旧放松,他们不会觉得他不讲话就是在释放低气压。如果时骁在的话,还会将话题抛给他,引得他多说话。

可惜,今天时骁不在,根据睡眠舱的数据反馈,现在他依旧处于深度睡眠之中。

大家拿着五花八门的饮品干杯,倒是把各自的无奈都在这干脆的碰杯中撞撒了,然后继续上路,仿佛不再有疲惫。

“有可能。不过也可能是图腾经常会被改造,记忆也会受牵连。”

刑况分配完工作,同时也让作战室留守的队员都回去休息,连日的高强度工作大家都面露疲色。

“你只记得这些?”

“要是都像我们这样和邢队接触多一些,肯定就不会怕了。”浦昕感慨着,举起牛奶杯。

川崎茂为了自证清白,又把果汁拿回来一饮而尽,空杯子都放出了几分气势。

余哲炀点头揽下这工作,“他们的基因比对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出结果,详细比对后谁是克隆体就知道了。”

他们一桌在远离人群的角落,说话也就越来越不拘谨,余哲炀终于不再靠营养剂果腹就有点得意忘形,他问道:“邢队,我怎么觉得其他人都有点怕你?”

一号嫌犯茫然的眼神中突然出现一缕闪光,“后来我选择进行克隆体心脏移植,康复了。”

“好,今天你们都辛苦了,早点休息。”

刑况的精神力一直徘徊在一号嫌犯精神屏障之外,以备意外发生。

刑况打量着他,从始至终他都没调用过精神力,和解除连接前的态度完全不同,“你五年前确诊晚期心力衰竭,通过基因治疗疗效甚微,只延长了三年生命,后来呢?”

“今天先这样吧,把卢米晾一会儿,既然他不怕五感剥夺,就让他五感过载一晚上。”

“这不好喝啊,川崎都不乐意喝的东西。”

桌上的人都听得懂这话背后的含义,不过是防止亲信过多,而且他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本来根基也不算稳,依旧是多有防御。

刑况都看笑了,既是为他们这笨拙的关心,也是为了这份真诚。

“那你之前熟悉的队友呢,执行其他任务了?”

他才刚写好前几天的报告,余哲炀也走了进来,他们对于看见对方都不怎么惊讶,余哲炀看着被封存起的小型储物箱。封存能保证它不会被定位,处于特殊装置内,哪怕是它突然爆炸都难

他仔细看过每一张图片,“我应该去过,但是记不太清了。”

虽然让其他人提前休息,不代表他也会给自己放假,刑况又回到作战室里,改写着AI生成的基础任务报告。

浦昕说完,妮娜还想个她递吃的,手边已经没东西了。川崎茂把没动过的果汁给了浦昕,妮娜马上配合道:“这个果汁好喝,你试试。”

主舰人员密度和基地相当,用餐区也总是热闹,熟人很多,不过没有主动邀请刑况一起用餐的。也许是看他身边有其他人,只有刑况自己知道其实一直都是如此。比起和别人同桌吃饭,寒暄着没必要的话题,不如早点吃完回去休息。

他便说得多一些,“我带的队经常换,需要训练的队伍太多了,认真算起来熟悉的队友不算多。”

妮娜给他杯酸奶,“你吃好了?话这么多。”

“那不就是像张内存有限的储存条,他还记得梁啸逸的现场,是不是说明后面都没有新的记忆?”余哲炀问道。

刑况接着问:“你去图上这个仓库做了什么?”

妮娜进入他的精神域修复震荡的冲击,“应该是触发了他的自保机制,他没有图景所以信息量有限,他清晰的记忆也不会太多。”

“把一些生物信息留在里面。我有一个储物箱,然后将这些生物信息穿戴在自己身上……”他止住话音,惊恐地看向虚空处。

“去过这里吗?”他投出梁啸逸的犯罪现场,里面有指纹和DNA信息,整整齐齐出现在存放活婴的仓库。

他点点头。

刑况无所谓地说:“因为我和他们合作过的任务有限,不太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