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一不小心认了个弟弟

    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盛秋才刚到家。?

    今天是邢柯值班,给盛秋打电话的语气很是为难。

    “盛秋,你要不要来医院?”

    盛秋听出来邢柯语气里的别扭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邢柯回答:“伯父伯母在着蹲一天了,饭不吃,水不喝的,这样下去会出事的。”

    电话那头的盛秋暗暗收紧自己的手,这两人真能闹腾。

    “行,我知道了,我待会过来。”

    盛秋换上干净的衣服,套了一件咖啡色的大衣,包都没带直接打了车去了医院。

    算算时间,她也和那家人几年没见了。

    邢柯见电话挂断,回过身去看着坐在大厅里一脸志气高昂的夫妻两,心中为盛秋可怜了一把。

    盛秋很快就到了医院,临近傍晚的急诊科还算清闲,她一眼望去就能看见那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的两人。

    让她很意外的是他们的女儿盛奇奇没有来,有这个可以数落姐姐的机会,居然会缺席。

    盛秋扫了一眼,拍了拍邢柯的肩膀:“办公室借我用用。”

    邢柯点头,提醒盛秋小心点后,就去巡游病房了。

    她走到那两人面前:“跟我进来吧。”

    盛淮身旁的女人长得就像是个不好惹的,她冷哼一声抬高头跟着盛秋走着。

    而盛淮则是个耙耳朵,几度盛秋都怀疑他是不是有sm倾向。

    盛秋关上门,从里面锁住。

    杨桂琴看见她锁门的动作冷笑一声:“呵,瞧瞧这锁门的熟练动作,我说盛秋啊,女孩子就得有女孩子的样子,别学你那狐狸精母亲。”

    杨桂琴注意到邢柯对盛秋的区别对待,原本就给盛秋装上滤镜的目光更加的深重。

    盛秋回怼:“你嘴巴放干净点,我今天来不是找你吵架的。”

    杨桂琴还想说什么,被身旁人拉住了自己的手,盛淮挤着自己的表情,劝着杨桂琴不要冲动。

    盛淮对着盛秋慈祥温和的笑着:“那个小秋啊…爸爸今天来是想跟你谈一件事,这个…”

    盛秋对待盛淮的态度就好了一些,她点头:“我知道,公司的事情我也只能出一份薄力,其他的我也不能做什么。”

    “小秋啊公司不用你操心…只要你回家我们一起吃顿饭,好不好?”盛淮的温柔细语是盛秋一道破防线。

    之前的盛秋,无比的渴望有一天自己的父亲能一直这样温柔的对待自己。

    盛秋看向一旁的杨桂琴,杨桂琴瘪瘪嘴软下态度:“你爸想你了,说要和你吃顿饭说了好久,你可不要不领情。”

    杨桂琴是盛淮的初恋,和盛淮分手后,说是去了国外发展。

    盛淮那时一贫如洗,在奔赴找投资的时候遇见了盛秋的母亲叶纯。

    那时的叶纯看上了盛淮的毅力和坚持,身为财团继承人的她,整个家族自然都不会同意她和一个经历都没有的穷人在一起。

    叶纯放弃财团继承人的身份,被叶氏逐出了祖籍,失去身份的叶纯极力帮助盛淮从一贫如洗到百万身价,白手起家。

    但在生出盛秋之后,就突发疾病撒手人寰。

    就连直到死,她的身份都没有被爆出来,盛淮还是以为她只是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家庭。

    他不知道的事还很多,叶纯也只是以一个保护他的缘由坚持着。

    盛秋以为自己的爸爸还会是自己的,直到杨桂琴回到国内,找到了单身的盛淮。

    盛秋无话可说,只是问了时间地点。

    “明天晚上你有时间吧?瑚都国际,到时候给你打电话。”盛淮连忙说着。

    盛秋站起来去开门:“以后不要来医院找我了。”

    盛淮起身的动作愣了一下,紧接着他听见了盛秋下一句话。

    “毕竟我这张脸,某人不乐意看见。”

    杨桂琴又是一声冷哼,扬着下巴头也不回的走出办公室。

    盛淮原本想解释什么,却被杨桂琴的一声呵斥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身后门被用力关上,盛淮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杨桂琴还在挥着手捂着鼻子抱怨着:“什么味道刺鼻死了!还不快点走!熏一天了!简直晦气。”

    邢柯和一个跟班的小医生靠着墙壁看着骂骂咧咧走出医院的两个人,那小医生有些眼熟,白大褂上的名牌写着主治医师盛夏。

    “也不知道盛秋是怎么投胎的家庭。”邢柯惋惜的摇头。

    盛夏盯着那扇紧闭着的门,思索着。

    盛秋并没有很快离开医院而是留下来,帮着邢柯处理文件。

    “盛秋姐?”

    门被悄悄的推开,探进来一个脑袋。

    盛秋回过头去看,见到一双眼眸,炯炯有神散发着未被世俗感染的清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