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 第(1/1)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余涛但没有遇到99的妈妈之前也是乡下人,为了99妈妈的财产而欺骗99的妈妈,给所有人营造一出他很爱99的妈妈的样子,骗得99外公的钱。

“真的可以吗?我在这期间不会有什么危险吗?”

“相信我,你是要被送给爵琛的,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再说你和爵琛连结婚证都领了。”

爵琛看到99哭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力量促使他去给99擦眼泪,现实他也是这样做的。

“来99吃这个......”余涛基本上将桌子被下过药的菜全部夹给了99。

“那个崽子现在应该怎么办嗷!”

简称暴发户,被99他爸爸看上了,飞上枝头当凤凰,打扮的再漂亮,骨子里的那种俗气仍然依存。

“你好a我叫余玖,你可以叫我99”之前在酒吧还没有看清爵琛的脸,现在看清了,99发现他长着一张跟自己哥哥一模一样的脸,99眼眶又一次红润了。

99话还没说完,外面已经传来了脚步声。

“我不哭....我..”为什么他会这么像自己的哥哥啊?



整个饭桌上99所谓的弟弟和妈妈一口菜没动。

等99在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运到了一个软绵绵的大床上。

她的美不是骨子里头的,而仅仅只是外表。

刚吃完饭99就感觉到全身发热,想这应该是药效起来了吧。

等99到家的时候,一家人都围在桌子旁,等待99。

美人在骨不在皮。

在余涛期待的眼神下99将菜全部吃下了。

“那我应该怎么....”

刚进来的爵琛发现自己床上有人“你是谁?”

99抓着小被纸,之前崽子在,不会感觉到害怕,而现在自己是孤军奋战,紧张。

“虽然还有一点热,但是没有之前那么热了。”

“小哭包,别哭了哭多了可不好看。”爵琛那语气不自觉的放温柔了。

柔柔弱弱的正是那群狗男人喜欢的样子。

看到爵琛给自己擦眼泪99哭的更狠了,自己的哥哥之前也是这样帮自己擦眼泪的。

“没事儿,等一会儿就好了,这个药又不是神药,那个我先撤了啊爵琛快要回来了。”

“没事没事a!你就等着他们把你运到爵琛的床上我在换药把你弄醒。”

“咔”门被打开了。

99一醒就开始呼唤系统。

99屁股刚沾凳,就被他爸爸的“热情”给吓到了。

余涛在99的亲生母亲死了一个月后,就迎来了第二春,可笑的是他所谓的弟弟比99还大。

“来99快来坐”余涛“贴心”的为99拉开椅子。

只不过是余涛为了隐瞒事实而篡改的年龄。

“啧这么晚回来,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张梅迎99的后妈,长得还算标致,

“少说两句!孩子现在大了,有自己的私人空间。”现在说话的是99亲生父亲,啧能把自己儿子卖了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99我刚才用分值换的,换了一些药把你弄醒了,感觉怎么样?”